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怪味糖(雨村日常 he 狗粮 )

【怪味糖】

本宝宝吃到的是怪味糖的狗粮味【微笑】

我该庆幸不是吃到鼻屎味吗【微笑】

瓶邪520的狗粮和接下来一年份的狗粮,我吃定了【微笑】

=============================

我从抽屉里翻出来一盒糖。

不知道这玩意儿搁在那里多久了,等这会儿翻出来,我才猛地想起来这糖似乎是黎簇那小子愚人节给我的。

我瞅了瞅包装,上书三个大字——怪味糖。

看到这三个字,我那个作死的万恶根源就出来遛弯了。

这种糖一度在我的朋友圈里很火。说实话,甚至我也想要去弄一盒尝尝是什么味道。但是那段时间太忙,没时间去留意这方面的信息,等我闲下来的时候,它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吹出了我的朋友圈,于是我也就没有再刻意去找这糖果来吃。

现如今有一盒现成的糖果摆在我面前,我那点被打焉的好奇小火苗又熊熊燃了起来。

听说这里面的味道有的真的很恶心,但是我还是管不住我的手。本着“决不一个人犯蠢,只管祸害更多人”的原则,我叫来了闷油瓶和胖子。

包装上还是很厚道地提示了一下每一种颜色的两种口味。

我从糖盒里倒出三颗颜色一样的糖,对照着味道图鉴对他们讲解了一下:“这种颜色的是……巧克力布丁味和狗粮味的。”

“咱们可能都吃到狗粮,也可能都吃到巧克力布丁。当然也有可能某个倒霉的自己吃狗粮。”我的内心有点小激动,“你们有没有觉得好刺激,比拼人品的时候到了。”

“瞧你这傻样。”胖子笑了笑,嘴上虽然说着不要,但是显然是也挺有兴趣的。他随随便便地捡了一颗,在手里把玩道:“能吃吧?别到时候把胖爷整拉肚子了。”

“要是拉肚子了你就找黎簇算账。”我撇清关系,“是那小子给我的。”

手上还有两颗糖,我对着闷油瓶一努嘴,示意他也选一颗。

其实叫上闷油瓶是有我自己的私心的,毕竟闷油瓶的表情解锁真是太难了,除了在床上乱搞的时候能看到他一点表情,其余的时间一概是能不运动脸部肌肉就不运动脸部肌肉。

出于这点原因,我还是很想要看到闷油瓶吃到狗粮味的。

然后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三个围坐在小圆桌子前,一人手上攥着一颗糖豆子,大眼瞪小眼。

“咳。”我清了一下嗓子,“那啥,咱们一起吃啊。”

“1——2——3——”

我把糖豆子丢进嘴里,目不转睛地就盯着闷油瓶看,确保自己不会漏过任何一点他的表情。在他的腮帮子鼓动几下后,我分明看见他的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夭寿啦!闷油瓶吃狗粮啦!

我在内心一阵疯狂的刷屏之后,佯装淡定地问他:“小哥,你是不是吃到狗粮味了?”

闷油瓶摇摇头。

哎呦你小子还挺好面子,不要挣扎了我都看出来了。

我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我懂我懂。”

我的糖豆子丢嘴里后,因为我没嚼,还没感觉到什么味道。这会儿看够了闷油瓶的表情,我才感受了一下这糖的味道。

糖衣是甜的,看来是没有吃到狗粮味。我为我自己今天突如其来的好运默默点了点头,于是更加同情地看向了闷油瓶。

闷油瓶对我的眼神有点不解。他又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看上去就像是懒得解释,干脆直接亲了上来。

带着巧克力清香的味道瞬间就在我嘴里弥漫开来,他没亲太久,就只是想要证明一下而已,很快就退开了,然后低低地说了一声。

“太甜了。”

我懵在原地,老半天了才看见胖子默默地举起了手,道:

“今天份的狗粮,我吃定了。”

end

评论(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