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有妹子说张蛇的那篇被和谐了,我补个网盘吧
@晏。。。
链接看评论。

又过年了吖
七夕快乐2333

我太难受了,快要窒息了。

《细水》by疏桐二刷印调及相关事宜

宝贝们,前几天说要搞的事情,其实不是我的事情,是我基友的事情。


《细水》准备二刷啦,二刷要换设计加新番外,看到我们宣传苦手疏桐太太天天揪头发,我还是很于心不忍滴。


这里再给叔儿做个宣传啦,新粉老粉走过路过都来瞅两眼哦~


阅读链接:贴吧阅读链接点我

                 二零一五瓶邪论坛阅读链接点我

                 直接进二刷群下txt,百度云分享不了给各位小可爱说对不起QWQ


二刷印调:二刷印调点我


二刷相关事务通知群:【C语言技♂术交流协会】(群号799795649)


以上w


大家好。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喜欢的瓶邪画手可以推荐?
还有喜欢的设计印场和工作室的?
太久没关注有一点脱节了
想搞事情都搞不成

第二个还是第三个在lof过的生日了。
大家都快快乐乐的ww

前几天买了一块拉长石,蓝光的,只有单面光,很漂亮。
看着它想了想,非要我形容一下吴邪,大概他就是这样的石头,看起来灰扑扑的不起眼,换个角度就叫你拍案叫绝。
但一人绝对是不够的,一颗石头不架起来永远是灰的,因此它需要一个托。
胖子是他的托,能把他最好看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
最重要的是,一颗光学宝石的特性由光来实现。
张起灵是他的光。

非常纯粹的,一个铁三角的关系,我这么理解。

我的心肝儿我的宝贝我的阿邪
生日快乐
爱你。

我知道有人要取关了先让我爽一下。

【瓶邪】关于王者荣耀(短 一发完)

做个集合,本来就没多长的复建文,硬生生拖了那么久【土下座】

01


我觉得我开始沉迷游戏了。


前几天,我从黎簇那里了解到,现在的年轻人很喜欢玩一款叫做《王者荣耀》的手机游戏。包括他也对这个游戏抱有谜一样的热情。在听说我感兴趣后,他便搬了张凳子开始给我讲起了这个游戏的概况。我对玩游戏没什么天赋,之前大学时期倒是有玩过一阵子的魔兽世界,但都是局限于会玩的水平,远远达不到高手。


黎簇这小子玩游戏不错,段位挺高的。我看他玩的潇洒便也想来一把。这小子打着排位,明显就不想要让出手机的控制权。我瞟他一眼,他登时就点头哈腰地把手机递上来了,就是小眼神挺憋屈的,不停叮嘱我:


“老板你这条命死了就给我哈,我这打排位呢,可别被你浪掉段了……”


我心说掉段你也得受着,但真没觉得自己能菜到哪里去。游戏才刚开始,他玩了个射手位的英雄,但具体是谁我不太清楚,三个技能有什么特别也不太清楚,就随便走了两步,在自家野区瞎转悠。


“老板你上线啊!!”黎簇急得不行,在一边还是忍不住出声了,“你在野区逛荡啥啊,收了红就走别抢打野的怪啊,我们这是推塔游戏又不是打猎游戏……”


“知道。”我轻飘飘丢给他一句。操纵着英雄往下路带线,“咋走这么慢?”


“射手哪有走的快的,后羿就是腿短!”黎簇恨不得上来抢我手机。


“我觉得他腿挺长的。”我到塔下慢悠悠平A,清了一波兵,“这后羿是射日那个不?”


“是!!!啊啊啊老板你别站那么前面!!!!”黎簇一惊一乍的,我对此嗤之以鼻。


“怕什么,谁来我射死他。”


“您可别吧。”


“这个红圈圈是什么?”我特别好学地上去踩了踩,被原地冻住了,“咋回事?”


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旁边草丛里窜出来几个人一下子把我几棍子打死了。黎簇的表情变得很一言难尽,看我的眼神像是在关爱一个智障。


“First blood.”


我甚至连一个技能都没放出来就死成了一坨:“诶什么意思啊,我按技能他咋不放?”


“你按的是一技能,要跟普通攻击才能放出来的。”黎簇一把抢过手机,“老板你自己下一个再去研究研究,别在这添乱了,免得别人还以为我坑b呢……”


“还有。”他在重生倒计时的时候认真看了看我的眼睛,“就算你像癫痫一样按普攻,人家也是有攻速限制的,别傻逼兮兮的……”


他话没说完就被我连凳子一脚踹翻在地上,干脆借机打了个滚离开了房间。



02


确实得承认,男人们的好胜心是可怕的。我转头就把我的手机装上了王者,黎簇打完那局又厚脸皮地蹭进来,说要给我传授一下老司机攻略。


他给我开了训练场,指着一堆英雄说:“老板你自己参考参考,这里所有英雄都可以试玩,你找个玩得顺溜的。反正一般新手就玩战士,你这种新手场基本都是菜鸡,别那么肛,满血拼拼,残血就跑。”


“哦。”我随手点了个妲己,“这个好吗?”


“呃……”他挠挠头,“ap嘛,妲己算是最好玩的了。前期发育打兵,出了回响和痛苦就可以秒人了,挑脆皮231一套一放就完事儿。”


“那有什么意思。”我划拉了几下,“还有啥?”


“你自己看看,记得看看技能都有啥效果。”他拍拍我肩膀,看起来特别哥俩好地拍我马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老板你那么机智肯定三局上手,五局超神。”


“记得先打几局人机玩玩。”他转头就开始在手机上戳戳点点,“我给你找点专业的帖子和攻略看看!保证都是武功秘籍。”


我在训练场浪了一波,感觉没抓住核心的东西,打起来没什么意思。就顺着黎簇给我发的那些攻略去看了看,果然对打游戏有了一些全新的了解。


这倒是以前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活到这把年纪,前半辈子都风里来雨里去的,突然闲下来让我有点展不开手脚,玩点竞技类戏确实是个好选择。只不过没人管我,我就一下子玩到了天黑。


闷油瓶进来叫我。


我都不知道他在我身后站多久了,一伸懒腰才发现他在我后头,我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他似乎很不解我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


虽然我们的村子里市区还有一段距离,可能条件和思想不是太先进,但闷油瓶可以算是全村最古董的人了。


除了正常的吃吃喝喝睡睡,干干活晒晒太阳喂喂鸡,练练拳耍耍刀,进行必要的床上活动以外,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做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他这种很单调的生活方式。


作为“把闷油瓶打造成最接地气的人”当作人生一大目标的人,我可以说是很成功了,但是总感觉缺了点什么。闷油瓶没有什么主动的兴趣,这让我很苦恼。


除了联系我或者胖子那群人,手机的其他功能对于他来说形同虚设。


“小哥。”我晃晃手机,也不着急吃饭了,问道,“打游戏吗?”


闷油瓶像一只温顺的大猫一样蹭过来,我偏了偏头好让他看清楚:“我两一块打,组队,风骚无人能挡!”


“嗯。”


我确实没想到闷油瓶会答应我,虽然他平时对我说的话一般来说还算听从,但是要培养他的兴趣爱好真的太难了,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拉着他玩了一局。


我玩的不是太好,但是教闷油瓶可以算是绰绰有余了。我超得意地向闷油瓶展示了我人机10-1-13的战绩,道:“咋样?我给你下一个?”


“好。”闷油瓶应我一声,打发我出去吃饭。


我把手机充电线连接好放在床头柜,慢悠悠想着游戏上的一些细节,开始扒饭。等酒足饭饱回到卧室,发现闷油瓶居然在捣鼓我的手机,一看页面却停留在桌面。


我一眼就看破他刚刚在干嘛,却没戳破,心说有戏。点开游戏查看历史战绩,果然发现他打了一局,只不过战绩实在惨不忍睹。


“小哥。”我戳戳他的腰,“要我carry你吗?”


他没说话,摊在床上装死。我就暗暗憋了个笑,道:“没事,新手嘛,你打两天就把把五杀了!我给你发教程哈”


我把闷油瓶手机先装上游戏,就拉着闷油瓶在床上一通胡闹,搞到后半夜才光着屁股扑上床。他今天干我像是憋了一股劲儿,我也乐得感受他这种不同寻常的情绪,两人搞得还算尽兴。


我心说闷油瓶这样还挺可爱的,一闭眼就进入了睡眠。



03


雨村的日出来得早,我本来应该拥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良好习惯,但不幸的是着良好习惯被某位张姓小哥昨夜的恶行打破了。我睡到接近9点半才醒来,一看闷油瓶居然也还在床上,不知道是干完了事情回来了,还是一直没起。


他在打王者荣耀。


这个认知让我虎躯一震,没想到他还真的和这游戏杆上了。我弯了腰把自己拗成U型,悄咪咪地抱住了闷油瓶的腰,含含糊糊地道了声早。


闷油瓶见我醒了,就放下手机来摸我的头,感觉没啥异样后就用眼神示意我起来。


“小哥你起多久了?”我还没刷牙,感觉喉咙黏黏的难受的紧,我清了清嗓子,感觉好受一点,“很勤劳嘛张小哥。”


“不早了。”他风轻云淡地怼回来,我差点没被他气炸。


“也不看看是谁的错。”我啧了一声,“今天给你放假了,等我吃完饭和你一起打!”


“嗯。”闷油瓶应一声,低头研究各种英雄。


等我回来的时候,闷油瓶已经开局了。他玩了一个辅助,蔡文姬。萌萌的小短腿,和闷油瓶的形象大相径庭。我忍了一会儿,没忍住违和感,问他:“你怎么玩这个?”


“第一个就是这个。”他操控着蔡文姬在原地转圈,我看着感觉实在有意思。


“你不去辅助adc吗?”


“……adc是什么?”


“射手啊。”


“好。”


闷油瓶转身就往下路走,我又忍不住提醒他:“你先把兵清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闷油瓶的手有点僵,他挣扎了片刻还是选择乖乖听我的话,回塔下把兵清了。


“小哥你看攻略了吗?”我趴在床上,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抿得很紧的唇线和下颌的曲线,我感慨了一下他真的是帅的天怒人怨,然后忍不住又去骚扰他。


“没有。”


“去看看呗,比你这样瞎玩强多了。”


闷油瓶之后就都没说话了,我偶尔提醒他一两句,他也打得顺风顺水,该奶奶,该跑跑,该丢个眩晕就扔一个骚扰一下对面。我对教出闷油瓶这个徒弟感觉到十分膨胀,几乎要下床跳一段踢踏舞,但是我忍住了。


“我和你打吧!”我对和闷油瓶一起打游戏充满了执念,当下就拉上他开了一局。


“我用虞姬,小哥你玩啥?”


“李白。”


“我靠你这么强的吗。”我对闷油瓶的选择抱有怀疑,毕竟他刚刚的一系列行为都表明了他就是个游戏小白,李白的难度不低,他这么浪起来可能我们药丸。但是游戏毕竟纯属娱乐,我对输赢也不算太有执念,也就随他去了。


“带惩戒。”


“我知道。”闷油瓶语气有点无奈,明显是被我这种奶孩子的语气搞得有点无语。


我对他傻笑了一下,也就不再管他。


我走下路,收了红以后又收了河蟹,和对面上单缠缠绵绵了一会儿,差不多就到了三级,我一看闷油瓶已经四级了,正想喊他来抓人,系统就提示一声。


“First blood.”


我靠闷油瓶杀人了。



04


如果是闷油瓶被杀了,那我可能会笑笑,感叹一句新手真是需要保护的可爱生物。然而,闷油瓶猝不及防地给了我一棒槌,事实证明,老张不愧是老张,连打游戏都有迷一般的天赋。


我一瞄小地图,闷油瓶在下野区造作呢,后面追着两个人。我还差一点儿4级,不知道赶不赶得上,看了看闷油瓶的血量,还是有点担心,赶紧喊他:“小哥小哥你往我这里跑!”


闷油瓶本来绕着红爸爸兜圈子呢,对面一个半血鲁班一个满血妲己追着他跑,虽然伤害挺高但是没位移。被闷油瓶耍猴一样遛,他听我的话往我这里跑


我在草丛蹲好,一看对面俩都才3级,心说他俩已经是死人了。


“小哥你勾引他们一下,对对,往我这里走!”我的内心全是波动甚至还想笑,感觉我和闷油瓶第一次在游戏中天衣无缝的配合就要完成了。


“搞他们!!”我一技能冲上去瞄准了鲁班又跟了两个平A,挺幸运的,一技能还擦过妲己,输出不少。然后闷油瓶二技能躲过了妲己的眩晕。不得不说他放技能时机太准了,我当场就想起来给闷油瓶打call,然而我还没有4级并不能秒掉鲁班,所以我还得按耐住为闷油瓶疯狂打call的心情,接着追着他们打。


平A挺痛的,妲己被我打的剩一半血了。


闷油瓶在我后面,也不着急追,他大招cd已经完了,就打打边野为大招蓄力。


虞姬的被动有减速的效果,我就开个二技能追上去,对着鲁班一通射。对面妲己二技能也冷却好了,把我晕住就想跑,眼看就要四级了,我赶紧喊闷油瓶:“小哥你好了没?”


“嗯。”


“那妲己就交给你了,别让她跑了!”


“拿命来!”我装模作样大喊一声,一个大招就轻松了结了鲁班。


闷油瓶跑了两步,用一技能突进,二技能减速妲己,一个大招就收了妲己人头。


“You have slayed an enemy。”


“啧啧啧,小哥我两配合简直了,太强了。”我和闷油瓶双双蹲草丛回城,在这点时间立刻为闷油瓶打了一波call,“可惜没连上,不然就双杀了。”


“嗯。”


闷油瓶回答我那叫一个冷艳高贵,但是我还是能听出来他的心情明显不错。我给他吹了一个口哨,重新从泉水出发。


不知道是不是有闷油瓶在的缘故,这一场我打的特别鸡血,可以说是超常发挥了,这表现黎簇看了都要给我刷一波666,等到游戏结束,一看mvp果然是闷油瓶,我对他的游戏技术又有了新的认知。


闷油瓶的操作实在是没话说,时机抓得那叫一个准。但是他明显把这个游戏玩成了打猎杀人游戏。全程没见他动塔一下。


我苦口婆心地教育他,要记得推塔,闷油瓶没搭理我,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后来又陆陆续续玩了几局,闷油瓶都是用李白,我隐隐感觉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于是决定验证一番。


闷油瓶到底是不是只会玩李白????



05


闷油瓶号里的英雄不多,能用李白也是全靠农药爸爸限免机制,我觉得我的推测还是很有依据的。


为了能让闷油瓶长久地培养这一种乐趣,我准备叫黎簇给他搞个全英雄的号来。然而现在这些计划都只是在想想 的范围内。


昨天一整天都玩的射手和法师,我今天对辅助挺感兴趣的。


纯辅助包括闷油瓶玩的蔡文姬还有大乔,半输出半辅助的话我更偏爱最近打折的太乙真人还有孙膑。肉一点的玩 庄周张飞或者亚瑟也可以。


然而惨无人道的是,我并没有钱。没有钱就没有英雄,没有英雄我就不能玩。


啊人生真艰难。


我觉得叫黎簇搞两个全英雄的号的事情应该要提上日程了。


当然,新手给的奖励很丰厚,几场打下来,金币攒的不少,我和闷油瓶打了声招呼,去商场里逛了一圈。


低端玩家局实际上是不太用得着辅助的,大家都全力输出,该怂怂着点,有点意识的话,都很难输掉比赛。但是 前提是你的队友没有像和你全家有仇似的,疯狂给对面送人头。


我想来想去,还是感觉升级要紧,于是花了13888买了个战士曹操。曹操我没玩过,我对他大招吸血挺感兴趣的。 买完曹操我的家底几乎就挥霍一空了。


闷油瓶靠在床上等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凑过去一看,他居然在看各种英雄的背景小故事。我吃了一惊,没想到他居然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他看我选好了,很快就把网页退出去了。我看他一脸正直,也没多想,就开了个房间邀请他进来。


我们用微信直接登录,所以闷油瓶的头像是胖子给他设置的小黄鸡。那小黄鸡圆滚滚的一坨,我盯久了也感觉有点好笑。


等到进入了英雄选择界面,队友手速爆炸,居然秒选了李白。我一瞄闷油瓶的表情,他居然不慌不忙的。


然后他在选择界面上呆了很久。


我不太确定他是不是在思考什么,还是就是纯粹地在发呆,或者是陷入了迷之境界,总之闷油瓶是一个看不透的男人,我不太确定地给了他一个建议:“小哥我们没法师诶,不然……”


“嗯。”他应我一声,在我给出第二个建议之前瞬间选了一个……呃,妲己。


我不是对妲己有什么意见,但是这个英雄确实没法体现出闷油瓶的技术水平。不过来日方长,我觉得我迟早有一天能验证我的想法。


对面阵容很乱来,五个法师玩舞法天女。我心说果然游戏娱乐,便先出了一件魔女斗篷。


我上单用曹操,闷油瓶中单妲己,下路是虞姬和庄周,还有猴子打野。


我看了看感觉没啥毛病,和我对线的一个王昭君一个张良,控的我哭爹喊娘,可以说非常怂了。


我被整的有点憋屈,但是又无处发泄,毕竟男人总有战士梦,正面肛才是妥妥的。


乘着等兵线上来的时候,我抽空看了看闷油瓶。


闷油瓶中单还算顺利,和他对线的是诸葛亮,经济也不太好,估计是补兵没补成,蓝也快没了,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对面没人打野,我们这边的猴在人家野区一通大闹,经济贼肥。


我心说应该可以抓人了,果然看到猴子往闷油瓶那边跑。


“小哥,你等猴蹲草丛里了,你就勾引一下诸葛,等他过来就给他晕住!”


“我知道。”闷油瓶难得回了我三个字,表示他对我“闷油瓶你个小新手听老子话乖乖的”态度的不满。


我哦了一声,过了一阵子果然听到了系统清脆的提示音,一看居然还是闷油瓶的人头。


看来闷油瓶是,抢人头专业户。


于是我回来接着发育。对面是新手,操作可以说很菜了,常常莫名其妙跑进了塔里被轰掉小半管血。


又因为对面没有抢到河蟹,所以我等级升得比对面快得多,等我四级了,对面还是两个三级。


他们残血不回城硬要在这里浪我也没办法。


打死一个是肯定的,能不能双杀就看对面另外一个跑不跑了。我等他们空二技能的时候,开了大招就冲上去了。


那两个人明显没想到怂怂的我突然一通乱揍。吓得技能乱扔,终结都交了,一时间到处是特效,场面十分热闹。


我低谷了她们的小姐妹情谊,两人一个没跑,明显是要和我正面肛了,然而曹操吸血还是很给力的,我等到残血,便终结了两人性命,如愿以偿地收下了双杀。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我忍不住哼哼起来,闷油瓶看我一眼,眼睛里透出了一点弯弯的笑意。



06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含蓄美,在我看来,闷油瓶那种露出一点点笑意的表情简直就是倾国倾城,我甚至想要把手机扔了过去亲他一口。但是,老男人也要有老男人的样子,我矜持地咳了两声,把注意力转回游戏上。


对面和我对线的两个人都是三级,复活时间13秒。虽然我很相信我自己的技术与危险预知能力,但我也不敢贸然闯进塔里和她们肛,毕竟两个硬控的英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新手的施法点不是你算走位就能算出来的。


猴子拿了个助攻,这会儿在打暴君,我磕了个血包,感觉血量够用了,就过去帮着一起打暴君。闷油瓶看我不在线上,给了我一个疑惑的眼神。


“收暴君,早期发育起来才能暴打对面。”我给好奇宝宝老古董解释了一下,就看见闷油瓶的小头像也急急忙忙往这里走,我有点哭笑不得,“小哥你没必要过来呀,我们打得过的。”


“……”他给我撒了一串豆子,我也就随他去了。


对面人大概真的是新手,非常没有意识,预想中的抢暴君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上路居然也没人,两边的小兵你捅我一刀我揍你一下的,看起来非常可怜。


闷油瓶就干脆一路跟着我。


“小哥你藏草丛吧,妲己可是草丛三婊之一呢。”我调整了一下姿势,躺到他的大腿上,闷油瓶空了只手摸了一把我的后脑勺。


我百无聊赖地对着小兵砍,对面的王昭君就突然出现了。


“曹操哥哥你好帅呀~你最好了,可不可以不要杀我呀,我是女生~”


我一看差点没笑出声,心说小女孩居然也玩这一套。我又不是单身汉小愣头青,哪里会一看这些字就哎哎应了。况且闷油瓶在边上,我算得上是有家室的男人,更不能随便撩妹儿了。


闷油瓶蹲在草丛里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我看了他一眼,突然就想逗逗他,我拍拍闷油瓶结实的大腿说:“小哥,小姑娘也挺不容易的,不然我们让让人家?”


我打开聊天频道:“那你要杀我吗?”说着就操纵着我的残血曹操往回跑。


闷油瓶不接我话,我一时也搞不清楚他到底什么意思,就蛮往塔下跑。后面那个王昭君攻击范围比我大,就追着我一通A,我一开始还没觉得,跑了一阵感觉直接要gg了。


我心说玩脱了,早知道就上去暴打她了,没想到闷油瓶居然还真的想成全人家小姑娘。


然而,情节发展总是瞬息万变的。因为要逗闷油瓶,我跑的路线以闷油瓶的攻击范围是绝对打不到追在我后头的王昭君的,然而闷油瓶突然从草丛里闪现出来,一套带走了王昭君。


场面突然就变得有点尴尬,我看着死成一坨的王昭君,又看看刚刚收完人头美滋滋(不要问我怎么看出来的)的闷油瓶。


我:“……”


闷油瓶分给我一个眼神,慢条斯理地在对话框里打字:


“女人,正宫在这。”


我笑得滚下了床。



07


后面的游戏算是顺风顺水,本来对面的配置都是很乱来的全法师阵容,也就图个娱乐至上,不出10分钟就被我们推上高地了,连发育都没发育起来,可怜巴巴的就出了双鞋。


闷油瓶在那之后再也没讲话了,任凭对面那个女人换了副面孔一样的骂街,完全不为所动。他发育的很好,对面的王昭君完全搞不过他,打上照面就是死。闷油瓶一点情面也不给,甚至很主动地跑去抓人,开始自己固有的打猎思想,完全不A塔半下,全凭小兵在那里捅塔。


我哭笑不得,心说至于吗,不由得也为对面王昭君惹到这尊大佛而感觉有点惨。


“要推了吗?”我问闷油瓶,他还在千里之外暴打王昭君。


“等等。”


“好的。”我马上停了手,买了个萌在公屏里给我队友。


“各位兄弟麻烦别那么快推,成就有任务~”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闷油瓶在看到我在公屏扣的字以后,自己偷偷抿了一下嘴,我登时老脸一红。毕竟也都要奔四的老男人了,这样的行为确实有失威严。所幸黎簇不在边上,不然也不懂得要怎么腹诽我。


我慢吞吞的在峡谷里闲逛,闷油瓶看见了就跟在我后面。好好一个推塔游戏被我们玩的像是虚拟人生里的花园散步。


一美女一帅哥还挺配。


我看了看,说:“小哥,以后咱两就玩夫妻档。”


“周瑜小乔,项羽虞姬,貂蝉吕布都可以的,你要是想要皮肤啥的我就喊黎族去给你整一个,到时候你顺手啥我玩另外一个就好。”


闷油瓶摇了摇头。


“和你就行了。”


闷油瓶不怎么说话是真,但说起情话来真叫人招架不住。我手一抖,瞬间闷油瓶和我就被大龙打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去了。


“失误失误。”感觉我耳朵都有点发烫。


“……”


“推了吧。”我一看队友又冲上水晶了,赶紧转移话题,“再拖没意思了。”


“好。”闷油瓶顺着我。


“推了吧兄弟们,谢谢大家啦~”我在队伍打了声招呼。


“小兄弟加油,我看好你!妹子肯定也对你有意思,9999。”


“谢谢啊兄弟!”我瞄了瞄闷油瓶的脸色,接着打字,“我俩可幸福了。”


我俩离高地太远了,过去帮忙可能也来不及,我和闷油瓶干脆就站在原地等着游戏结束,就在游戏快结束的时候,闷油瓶打开队伍的窗口开始打字,他速度很快,卡的时间点非常微妙,几乎发出去的那刻队友就推完了塔,因为很快就播出结束动画了,我也就看见一闪而过的几个字:


“嗯,谢谢。”


“哎……”


“哎!!”我忍不住抱住了闷油瓶的大腿摇晃,“我看见了!”


闷油瓶有点无奈的放下了手机,一手扶着我,防止我摔了,另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背。这么个动作让我整个人都开心起来,爱意满到要溢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经历过生死,我对这种温情的小细节根本就把持不住,手机一扔我就大着胆子去吻闷油瓶的嘴。


他扣着我的脑袋反客为主,灵活的舌头搅得我一塌糊涂。我被他吻得腰都发软,大白天的又在床上胡闹了一番。


……


游戏终究只是游戏,我对于这种调剂生活的娱乐产物花不了多少心思,但和闷油瓶一起玩的时间成了我们日常增进感情的小手段。


我们偶尔打两把,后来胖子也加入进来,我们现学现卖地组成了个中老年战队,排位胜率百分之八十。大概是个不错的成绩,看黎簇的表情就知道了。


再过了段时间,热情消下去了,闷油瓶平时也不玩了,只有我玩时候他才打两把,但那次不是我的错觉,闷油瓶明显对游戏里的人物故事更感兴趣,不打游戏的时候,时不时还会翻出来点文章看看。


我看着门口久违的晒进来的太阳,又懒洋洋地窝进躺椅里。


这个日子过得太顺心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