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跨年接力/第二十一棒】衣服(瓶邪 he 短萌)

*新年快乐
*太太们最美
*我爱你们
*下一棒21:30指路素素
*撩了就跑
————————————————————————————

《衣服》

过年前,按照中国人的习俗惯例,是要把全家都打扫一遍的,通俗一点来说,就是从小干到大的传统保留项目——大扫除。

基于我们这一回并不在城里过年,带院子的小屋给我们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但是好在小张哥和蛇祖留下来了,能帮我们干些事情。

闷油瓶和他们呆了一段时日。不知道是和他们做了些什么交流,那两个人现在对我可谓言听计从。这会儿被我打发出去买点菜做年夜饭。

对闷油瓶本人,我还是感觉到很满意的。虽然还是不咋说话的闷葫芦样,但是好歹已经是个家居好帮手了,偶尔还给我们露两手下个厨。

今天天气不错,事情差不多都干到收尾阶段,于是他就自动到院子里晒太阳。

胖子在院子里围了一圈桩子,填了点薄土,平常种点菜,收成还不错,只不过他种的都是一年生草本植物,贡献了革命果实以后,基本就死成一坨了。乱七八糟的藤攀在架子上,凄凄凉凉的一片实在是不好看。

我帮他扯了藤,嘱咐他把这些东西烧成草木灰,这样既有农家肥,又能给我的眼睛做一下净化。

胖子撅了个腚对着我,我想了想,回房收拾收拾要洗的衣服。

我一路走进里屋,把闷油瓶的衣柜打开。

他的衣服挺少的,平常穿的都是很朴素的款式,但是穿在他身上就怎么看怎么顺眼。我给他买了挺多套头衫的款式,他似乎也挺喜欢的,就挑着我给他买的穿。

我拿出来一件看了看,不太脏,但是这里的气候总让衣服感觉起来湿答答的。我干脆把所有的衣服全部扒拉下来(其实也就6,7件的样子)。

柜子挺深的,我把那一大坨衣服往床上一扔,弯腰掏了掏衣柜底,看看有没有遗漏的,结果还真的被我扒拉出来一件。

“我靠。”

因为没有挂着,那衣服已经皱巴巴地揉成一团了,但是我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这件衣服——我第一次见闷油瓶时候他穿的那一件。

我惊异于我还能记得住当时他与我擦肩而过时候的那种神情,就是配着这样幽深的蓝色。

十几年过去了,它依然完好,只是岁月在它的布料上留下了一些斑驳的痕迹。

“老古董啊。”我嘀咕一句,把它轻轻地抖了抖。灰尘瞬间挤满了空气,飞舞曼跃着离开。

下一秒这破衣服就被我搂怀里了。说实在的,有关闷油瓶的任何东西都让我有安全感,而这一件衣服绝对是妥妥的男友外套级别的安心神器。

虽说安定的日子过了一年,但是我知道这样的日子是我偷来的。只要闷油瓶愿意,他随时能跟着小张哥离开。这样的认知让我沮丧不少,感觉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毫无用处,只是徒劳。他一向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留不住他。

我看着这件衣服,好像就回到了十几年前。我正想要满怀诗意地感慨一句“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就看见闷油瓶不知道啥时候溜过来了。用一种很迷的神情抱着臂看我。

“?”

“……”

我的确不应该指望闷油瓶能主动开盖。

“小哥你晒完了?”

“嗯。”

闷油瓶人设不崩地嗯了一声,大长腿迈步向我而来。

然而我是很慌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这样有压迫性的动作依旧让我感到了一阵怂。

“小哥你站那就好了我马上过来。”我对他一通狂摆手,怀里的老古董衣服差点掉地上。

届时我才反应我刚刚在闷油瓶面前做了啥。

我当着一个非常典型的温柔好男人的面表演了痴汉。

就是那种抱着人家衣服在怀里,深吸气息(闻霉味),眼角带泪(灰尘窜眼睛了)的样子。

天地良心,我他妈这种温婉可人,刚强动人,正直过人的人,会干这种事情吗??

“小哥你别误会。”我把那衣服揉成一团丢到床上,干巴巴地解释了一句,“我就是翻到古董有点激动。”

闷油瓶这会儿已经离我很近了,他把床上的各种各样的衣服全部摞起来,单手抓了一包,用眼神示意我跟上去。

我手上啥也没有,感觉场面一度有点儿尴尬,我跟着他背后,小媳妇样十足。

“小哥啊……”我不敢戳他背,只好怂怂地喊他一句。

闷油瓶一个急刹车停下来,转身看着我,道:“我不会走的。”

他用的是笃定的语气。

“我知道。”我知道闷油瓶没有骗人,我探头看了看外面,胖子围着那堆杆点火,烟起的挺大,小张哥和蛇祖两个狗男男还没回,“我就是想说,”

“烟太大,别晒了回屋吧。”

我对闷油瓶挤了挤眼睛,他便立刻会意了。

过年总是要开心的,就算是要搞一搞不禁搞的老腰。

end

新年快乐!!!复建失败的产物!!
下一棒指路素素宝贝儿!!
(小咪咪地说一声如果有空把去年的车填上ww)

评论(1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