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番外二

然后这会儿是上战场的时候,赶路在帐篷的无聊片段(部分灵感来源三苏的短篇——麻将)
第一人称。
=======================片段一================================

我和胖子为了能给他加点人气儿,也算是鞠躬尽瘁,什么招都使上了。

胖子给闷油瓶灌输他那套人生即娱乐的理论,不得不说从胖子嘴里讲出来的东西很有道理,讲的太好了,分明没有什么内容的东西,但听了以后却就是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

我下意识得转头去看闷油瓶,他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淡淡得嗯一句,没了下文。

胖子显然是没想到他这套说辞一点儿用都没有,当下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但还是信誓旦旦地给我打包票说肯定能拿下目标。

接下来这一整天,胖子嘴皮子都磨破了闷油瓶还是和个雕塑似的杵在那里,眼神都没给一个,好在还能嗯上一两句,算是给了胖子面子。

胖子无可奈何撤下来给我打报告,大意说是革命任务太艰险,实在搞不定,要换我上。

“呦呵,萎了?”我乐得挤兑他,“不是挺好的吗?你那套说辞听得我都被感动了。”

“天真你他娘的别BB,你坚挺你上。”胖子被我搞毛了,下定了决心说什么都要拉上我当个垫背的。

对于我自己我是一点也没抱希望的,心说要是小哥连嗯都不嗯,我岂不是很尴尬。

这几年我也把脸皮练得和墙头差不多厚了,虽说比不上胖子,对付大多数人是肯定足够用了。但对上闷油瓶就实在是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把我制得死死的,早期影响太深刻了,我感觉他只要放出信息素,我就要忍不住腿软。

以他的性子逆着来绝对是要不得的,虽说是老夫老夫了,要求他不喜欢做的事情我还真没干过,两个人互相了解,不去触犯底线是最好的了。

我几乎没有在他的生活里看到什么娱乐的项目,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喜欢还是觉得根本没必要。不过为了让他比较贴近点生活,还是得做出一点牺牲的。

胖子还在一脸希翼得看着我,我也只好一咬牙,整了整表情就一脸狗腿得凑上去:

“我说小哥,打牌不?”

他撂了眼皮子看我,我一看有门,几乎是感激涕零地补充:

“你看,这呆着这么无聊,也没什么事干,好歹有个娱乐项目消遣消遣?”

闷油瓶顿了一下,一言不发得看着我,好像是思考了一下可行性,才又嗯了一声。

我不知道这个“嗯”是什么意思,日常生活我们是没有进行“共享”的,毕竟大老爷们也不像小姑娘似的天天揪着男朋友检查隐私问题。还是给彼此都留一点空间才是真的,要玩小情趣也好来个惊喜。不过在这时候我就有点苦恼了,因为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只好盯着他的脸发呆,然后我们就僵持在那里。

那一瞬间我的心情很复杂,就好像是:你打算找老师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鼓起了很大勇气才问出口,结果老师露齿一笑回了你一个“你猜?”。

那一种想要打过去却又不敢打的无力感。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于真诚了,又或者是太狰狞了,以至于我还在分析这个“嗯”到底有什么意思的时候,闷油瓶又道:

“我不会。”

胖子看着事情要成,就把我拉到一边去了:

“真他娘的邪门了,拉人打牌也看脸?要说胖爷我长得也算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就不见得小哥待见我?你说你和小哥到底什么关系?别是看上人家了吧?我先说天真你可别去破坏人家美好的家庭啊。”

我心说呵呵正宫娘娘就在你面前呢,要问我什么关系我就不告诉你,然后嘲讽得丢给他一句话:

“能有什么关系,就是他娘的怪你长得太惊悚,人家小哥才不乐意搭理你。”

胖子咂咂嘴没说话,去给闷油瓶科普要怎么斗地主。理论的知识不需要教太久,打牌这种事情还是看经验,脑子要转的快,练得多了,就精了。要不然怎么到现在还没被淘汰,过去的文化精髓还是值得保留的。

熟悉了理论以后,剩下的时间就基本是上手操练,闷油瓶看起来是九级生活残障的样子,但在这方面异常的有天赋,不出几局就差不多能和我们拼个风生水起了。

胖子一脸欣慰得看着他,大概是成就感爆棚了。毕竟闷油瓶终于能抽出点平常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的时间,勉强用来搭理他。

于是我们三个这一路来天天窝在帐篷里打牌,饿了就干粮拌营养剂凑活一顿,日子过得也算是舒坦。

只不过这段路走得艰难了许多,黄沙夹着风刮得更大了,越靠近目的地,被激光炮轰过烧焦的味道越发明显起来。

我们快到了。

片段一end

快考试了上来攒人品( •̥́ ˍ •̀ू )
应该没有人记得我了吧( •̥́ ˍ •̀ू )
看到偶尔还有人看我写的东西真的很感动
今天发现有人留言了,就把这个放出来٩(๑òωó๑)۶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