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张蛇】军火 番外一(关于其他的cp们)

大家就不能吃我安利一下吗
张蛇是全宇宙最好吃的cp——之一٩(๑òωó๑)۶

1.关于“张蛇”和耿直boy

张蛇原来不叫张蛇,叫蛇祖,从很远的地方来。

在遇到小张哥之前,蛇祖对“哨兵”和“向导”的概念几乎是没有的。他初步学得了控蛇的技巧后,族中就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异变。于是他便不得不离开家乡,在星际间流浪。

那时候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多亏了还有一身耍蛇的本事,他才能活下去。而他平日就接一些黑市上悬赏杀人的散活,靠收赏金过日子,在这段时间里,他遇见了小张哥。

蛇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小张哥的场景,在距离市区10公里开外的小城镇。

一个糜烂而腐朽的酒吧,浑浊的空气,震耳欲聋的低音响,以及各种各样神态各异的人。

他接到了一份工作。

暗杀某个有权有势的官员——这样的任务层出不求,事实上,这个世界会有很多的人想要往上爬,相对应的,就会有很多人被拉下来,以一个残忍的手段。

只要有佣金,蛇祖就是他们手里的刀子。

他低着头走进这里,几乎是瞬间就被音浪和人潮淹没了。他艰难地前行,感觉到一些人贴着他跳起了舞,甚至还有几双手在摸他。

蛇祖不喜欢这种肉贴肉的感觉,他想吸一口气平缓心情,却被劣质的香烟味道呛得咳嗽起来。

“……麻烦。”他嘀咕一声,加速挤出了人群,靠在吧台上。

吧台上还有一个人。

他转头叩击桌子,装作不经意间瞥了那人一样。他那时候只有一个感觉——格格不入。

那人身穿白衬衫和黑西裤,凸显出肌肉的弧线。胸前的口袋里放了个圆形的东西,隐约能看出是一块怀表,脸上挂着文邹邹的笑,鼻子上还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全然一副公子哥模样。

日常这么穿谁都不会说什么,但这样的打扮在这里实在是太有维和感了,和舞池里一群群魔乱舞的比起来,他简直就像是乌烟瘴气的沼泽里的白莲花。

蛇祖低头抽了抽鼻子,除了呛鼻的烟味以外,他还闻到了夹杂之中若隐若现的另一种味道,他无法形容那种味道,但总觉得意外的好闻。

他摇摇头,喝了一口冰水,站起来离开吧台,朝着一个角落走去。此行的重点不在于那个引起他一点儿兴趣的人,而是那个即将告别人间的官员。

此刻,他身上藏了10条以上的蛇,控制这个数量对他来说还算是得心应手。

远离了舞池,噪音变得小了很多,角落里还算清净,他逗留了一会儿,靠墙慢慢蹲下。

在没有人看到的角落,他全身诡异地抖动了两下,便有几条蛇缓缓地从他身上滑下来。

黑暗的环境,嘈杂的喧闹,这一切都会成为那人死前的定格。

蛇祖闭了眼,却感觉有另外一些图像浮现在脑海里,他猛地张开眼,恰好对上那个吧台上的男人的眼睛。

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对他笑了笑,并指了指角落,张嘴道:

“死了。”

这声音没有通过空气或其他介质传播到他的耳朵里,却直接在他的脑子里响起来。蛇祖一惊,当场就气势汹汹地冲向了吧台。

那人也一愣,似乎没想到蛇祖会有这样的反应,就这一愣,蛇祖已经到他面前了。

“你搞什么妖术?”

他一凑近,就感觉那种好闻的味道越发明显起来。

“??”那人直接被蛇祖拎着领子拉到了门外。

好在这里的人似乎对这种戏码见怪不怪,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分给他们,继续自己酒醉金迷的玩乐。

“你他妈对我干了什么?”蛇祖骂道。

“这位小兄弟,说话不能这么说。”公子哥平整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就是通过意识云和你说了一句话,没干什么伤你清白的事情吧?”

“你……”蛇祖瞪大眼睛,“你刚刚在我脑子里说话!?”

“是意识云。”公子哥纠正道,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疑惑道:“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蛇祖警觉地后退两步,有两只蛇探出他的领口摆出攻击的姿势来,“你又想干什么?”

那人举起手来表示无辜,然后又很轻地笑了一声。

“不用这么紧张,我知道你是谁,在我们这行你都算名人了,在黑市上揭赏金的哨兵,是吧,祖?”

“哨兵?”蛇祖摇摇头,“我不是哨兵,我没有精神体。”

“不可能,再隔十堵墙我都闻得出来你身上的味道。”公子哥对待蛇祖耐心十足,“没有精神体是因为你还没觉醒,毕竟还小。”

“我不小。”蛇祖不乐意了,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这句话从各种意义上都不算好话,他干巴巴地丢下一句话,扭头就走。

“你这样什么都不懂,到时候觉醒会很麻烦的。”公子哥不知道使了个什么步伐,一下子堵住了蛇祖,把他轻轻按在墙上,“和我走吧。”

“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工资。”见蛇祖沉默,公子哥继续煽动他,“怎么样?我们福利很好的。”

“哦。”蛇祖猛地抬头对上他的脸,“可以。”

“……”

“……”

对方被这样的直球丢得猝不及防,半响才道:“……欢迎加入张家。”

“嗯。”蛇祖一脸平淡,“然后呢?”

“……没事了,走吧回家。”

“噢。”

……

就初遇而言,小张哥就已经能足够体会到蛇祖是个多么耿直的人了。

他一开始觉得,只要有足够多的利益,蛇祖都会跟着走。

就像是人贩子拐骗吃货小孩一样,只要简单的一根棒棒糖就会跟人家跑,是个可有可无的背叛者角色,顶多顾来当个一次性打手用用。但是实际上,蛇祖比他想象的要忠心得多,为了表示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甚至连冠张家的姓都毫无压力。

小张哥发现了这一点,于是用半哄半骗的手段把蛇祖吃的死死的。

后续发生的一系列趣事暂且不说,就事情发展而言,小张哥无疑是在拐带蛇祖的路上越走越远。

关于张蛇和耿直boy——end

tbc
不要说别人小♂噢,不礼貌!
我们小蛇是少数民族,怎么看都很坚♂挺的!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