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死无葬身之地(架空古代 he)

>>01

流云顺着天边的金边溜过去,霎时间太阳就沉进万山千峦之中,没了踪迹。于是光线被吞噬殆尽,后山上树林里的古树,或是七零八碎的古怪事物,都没进黑暗里。

唯有这城区还是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街道上吆喝声叫好声响成一片,隐约还有女人的脂粉香气和清冽的酒香飘来。

吴邪窝在他那胡同巷子里的小破屋里打盹。

他穿着短麻布衣,撑着脑袋对着墙角眯眼,光线一暗,他几乎什么也看不真切,只有涣涣然的一团深色。

木板床边儿上的桌子上隔着几本破书,还放着简易的水杯。整个空间不足五六方地,挨挨挤挤地堆了好些杂物。

窗子没开,从破了洞了窗户纸漏进风,还淌了一地的月光来。

他昏昏欲睡,但总睡不熟稔,各种所见所闻都入了梦,这样时梦时醒,迷迷糊糊中出了一身黏腻的汗。到头来还是被窜进来的冷风给凉得打了一个哆嗦。

于是一手胡乱一扫,摸着了那两本破书,随即又被他丢开去。摸了一阵不得心意,干脆爬起来。随意地抹了把脸,搓搓手,把早被蹬下地去的薄被捡起来,裹了个严实。

外面的月头还不高,甚至隐隐能听见未被阻挡的声响从街上传来。

吴邪一瞄那书,还是下床了,也不穿鞋,三步并作两步跳到桌边捧了碗水。他低头掐了个诀,便有几束光汇进水里,带了一抔明亮的水来。

这会儿他才慢条斯理地把布鞋穿着了,用布条扎紧小腿。捧了那本破书到水灯下细细钻研。

这书上内容本来就不深奥,对比起晦涩难懂的上家言论,更偏向说世间奇闻异事,一读起来就能津津有味地咀嚼一个下午。

万物有灵,精怪与凡人恋爱之事本就合人胃口,后经说书人夸大改编,更是一个个都跌宕起伏,情深意切。吴邪翻过一页书,晃了晃腿,轻轻叫骂道:

“这世间狐狸精哪这般多?”

他手在空中勾画几笔,没两下就绘了个栩栩如生的狐狸出来,维持了数秒后,也径自消散了去。

这破书是他从城门口的中药铺换来的,那药铺的老板平日与他有几分交情,固是假了几本书给他。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很多页码都缺失了,这叫他抓心挠肝地被撂在半空中,随着故事里的主人公一起,或是担惊受怕,或者胆战心惊,亦或者是干脆怒从心起。

这薄薄一本书被他翻了数遍,有些情节都已经烂熟于心了。

于是心中哀声叹气一口,决定再出门寻些解闷的物什。

他把这书摸了揣怀里,又一挥手灭了水灯,这才叩了帽子,向城头去。

吴邪生来轻巧,此时他埋头赶路,又有意隐去了身形,在边角旮旯里来去自如,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隐没在黑暗里的他,。

但拐过一个街角时,却是猛地嗅见旁道上漫出一股奇异浓烈的血腥味来。

他心下一惊,望着那方向流出几分挣扎来,但终究顾虑了些什么,便不予理会,脚步子却跟心一起慢下来。

“要是我回来的时候他还在,我一定救他。”

吴邪按下心里那点小嘀咕,加快了脚步向南边的城头疾走而去,不出一刻钟时间,便到了这金碧辉煌的药馆。

这药铺的王老板是个爱充面子的人,从门面儿上就能看出一二来,高门槛儿,宽儿大门,进了门便更是敞亮,各种药材被摆在格里,来往的伙计吆喝不止,若不是十里飘香的中药清香,倒像是个酒馆了。

吴邪匆匆掠进门内,伙计一见是他,也颇是熟稔地带他上了二楼。

他向里一迈,步子都比平时急切了几分,从怀里摸了那本书,想想又塞了回去,开口便嚷道:

“胖子,换本儿书来!”

原来这药铺的店主人也生得一副好福相,满脸春风拂面,体态丰硕的。正坐在那桌边点这份儿钱,被吴邪这么一出声,给吓得拢了拢财,这才回过神来搭理他。

“老地方啊,天真,我这书房都给你走烂了。”胖子微微弯了腰站起来,“你不是都看过了吗?”

“哪能啊?”他轻呼口气,“难免有漏网之鱼,上次不就给我翻到了吗?”

“是是是……”那胖子似乎也没指望劝回吴邪,收了钱物放进贴身口袋里,只挪了步子向门口走,“你自己再看看吧。”

吴邪飞快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串漂亮的光灵蹦跳而出,转眼就消失无踪,倒是他的另一只手里多出了一张薄薄的东西。

“谢啦!”

他跃进书房里,毫不客气地用脚勾了门,把立在门口的胖子给碰了一鼻子灰。

“你快点!”

“诶……”远远传来吴邪的回应声。

吴邪蹲在最后一排的书柜边上,手心湿湿滑滑的出了汗,几乎浸湿攥在手里的那张纸,摊开来看,便是从胖子兜里摸出来的一张银票,面值颇大,想来很是宝贵。他鬼鬼祟祟地抚平了褶皱,见四下无人,又光明正大地揣进怀里。

这么几个小动作,倒使眼尖的他瞥见柜子下面似乎躺着个什么东西。

他撅着臀部弯下身子去掏,真给他弄出来本落满了灰儿的书。

很是简俐地装订了灰色的封皮,但面皮儿上没写字,稍微翻了翻,便是看见细细小小的全为手写的小字。

吴邪心情颇好得将其揣进怀里,便大喇喇地出门去。王胖子还倚在门口,见是吴邪出来,要叫伙计送客,却被他挡下来,笑道:

“且慢,今日还有几事要做。”吴邪咬字又轻又软,“给我称些白芨、紫珠来。”

那胖子一听,对着吴邪转了一圈,未见明显的伤口,不由得奇道:“你好端端的要着止血的药物作甚?”

“按银子说话。”吴邪掏了那银票出来,“不用找了,我可赶时间。”

胖子接过银票,一眼认出了这张票子原来还好好在他兜里放着,但面上也不戳穿,吩咐下去,才打探起来:

“天真,麻烦事别一个人扛着,若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就来找胖爷我。”

吴邪“嗯”了一声,面上浮了一丝感动。才接过药包便脚不粘地得离开了。

那胖老板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转身回了厅堂。

依旧是夜色静谧,从胖子那出来,吴邪拎着药包,虽然心有侥幸,但却放心不下。一路上紧赶慢赶。

有道是风流之人不留恋风流红尘之地,失意之人不往返意消之区。要是怕麻烦,就别向麻烦的地方钻。

偏偏他心里安生不了,要来这地一探究竟。

tbc

套用的余华老师《第七天》的设定,有兴趣可以去看看wwww
这个坑儿大概就是缘更了^_^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