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守夜(钓王衍生 雨村日常 he 甜)

守夜瓶邪

这一年的跨年我们是在车子上度过的。

长途汽车开得我昏昏欲睡,胖子那个老混球已经不知道睡到哪里去了,呼噜打得震天响。

闷油瓶乖乖地坐在后座,刘海垂下来也不知道睡了没有,和年货们挤成一堆。喜庆的红色和他摆在一起倒是没什么违和感,反而增了点人气儿。

我看他手里还抱着一袋新疆和田枣,脚旁边放着几袋旺旺大礼包。

我心说着到底是谁采购的年货,最后才想起来是胖子搜刮来的。我看他鼻孔朝天地打呼,就气不打一处来。

路况还算平稳,开了这么久的车,我的腰几乎已经要崩溃,稍微动一下都有酸胀的感觉涌上来,便开了一段路寻了个休息站休息。

这几年烟瘾没戒掉,但当着闷油瓶的面我是不敢抽的。我看了他一眼,感觉好像是没什么动静,就下车洗了把脸清醒清醒,靠着车门活动活动身体来一根。

再看看手表,已经接近12点了。

闷油瓶回来这几个月,倒是跟着我形影不离的,这会儿也跟我会我家拜年。啧,感觉挺不真实的。

我掐了烟屁股,一回头就看见闷油瓶隔着窗玻璃幽幽地看着我。

他那个小眼神看得我有点慌,只好自觉地主动承认错误:“我就是抽一根儿醒醒神,真的。”

“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看了一眼胖子,又转回来看我。看他的动作是想要下车,却被年货们给绊住了。

我赶紧去搬年货把他解救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来原来我们过六角铜铃阵的那时候了。

“哈哈。”我干笑一声,随便找了个话题,“又老一岁了。”

“嗯。”

闷油瓶应我一声,直接从窗子里跳出来。他扫我一眼,没发表多余的看法,却是静静地摸了一把我的脸。

“不算老。”

“诶。”我被他这种安慰给逗笑了,“再怎么样我都老不过你啊。”

他好像也笑了一下,眼睛微微地眯起来,远处的市区的烟火印在他的眼睛里,特别漂亮。

我不知道我现在在他眼睛里是个什么形象,但在那一瞬间,我的确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眼角的一点点皱纹。

我会陪你慢慢变老。

end

重新看钓王,看到年货包围着的老张
感觉有点难过( •̥́ ˍ •̀ू )
希望他们能慢慢变老( •̥́ ˍ •̀ू )

评论(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