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54(哨向 中长 未来 he)

54

当门合上的那一瞬间,四周是绝对的黑暗,这样的地形对于吴邪来说,本来是十分有利的。

他是一个向导,有着超乎一般人的精神力。常人的眼睛和向导的精神力相比,绝对是精神力的分析要更胜一筹。所以他可以伺机潜伏在这么大空间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像他的精神体一样,做一个天生的杀手。

但是现在,因为阵法的干扰,他近乎与常人无异;况且此时身上还有一个新鲜的伤口,这种种的不利条件让他瞬间处在了劣势。

未知的环境,到底是希望之路还是绝境?

吴邪不知道,也无力去想。他只是想要更多一分,多一秒地活下去,只有他活下去了,张起灵才能一起活下来。

他们注定是生死与共的,不论是一起活着走出这里,亦或者是同样死在这暗无天日的阵法之中。

吴邪紧紧地握住匕首,在门的四周探了探,他得找一个最佳的伏击地点,要足够隐蔽,足够安全,足够近。

冷兵器对上热武器本来就不公平,更何况吴邪手中仅剩从别的士兵身上搜刮下来的一把短短的匕首。他皱着眉捂着伤口,电光火石般地冒出一个念头:

“上面——”

……

汪藏海是故意的。他故意把鞋子磕在地上,制造出声响,好像这样就能看到对方受到煎熬一般。

他绕过集装箱,很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瞥见了地上的血液汇聚成一小摊,还有零星的血点子向着更深处漫延。

“你总算没做多余的事情。”他好像自言自语地嘟囔一声,重新把左轮手枪握在手里,“别躲了。”

“吴邪!”他大声地喊了一句,“这就是一场狩猎。”

“张起灵不在你身边,你没有胜算的。”

这样的声音从厚厚的铁皮那一边传过来,吴邪罔若未闻。他很耐心地猫在他的待命点。这一点儿空间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小了。如果不是他曾经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他可能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下来。

腿上的伤让肌肉时不时痉挛般地抽搐,彰显着它的存在感。吴邪皱了皱眉,感觉有温热的血液不断冒出来。

门开了。

门裂开了一条缝,微弱的光线照进来,吴邪甚至可以看到有细小的灰尘被扬起来了。然后门越开越大,一只脚踏了进来。

“还不是时候。”吴邪想,“不能冒险。”

汪藏海另一只脚也踏了进来,整个人在门前站定,投下了长长的影子。

“啪……”血液滴在地上,发出了轻微的爆裂声。汪藏海一惊,条件反射般向上看去,却见一团黑色的影子向他扑来。

吴邪反应很快,在确定他制住汪藏海后,他立刻把匕首对着汪藏海心脏的位置扎了下去,这一幕他在脑内几乎已经演习了成千上万遍。

他的机会不多,甚至可能只有一次,所以他绝对不能浪费。

但他低估了对方的力气。汪藏海拼死一挣,竟然让那匕首扎偏了去。直直没入对方手臂之中。

汪藏海的喉间发出了“呵嗤呵嗤”的难听笑声,他一把抓住吴邪的肩膀道:“你完了,下地狱去吧!”

“老东西,谁完还不一定呢!!”吴邪一个头槌,又重又狠地砸在对方脑门上,砸得对方的枪脱手而去,自己也头晕目眩地歪倒在一边。

“张起灵你他妈还不来!!”吴邪头昏眼花地向外爬,几乎栽在地上。

“你再不出来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他声音越来越低,直至听不见,最后软绵绵地歪倒在惨白的灯光之下,陷入昏迷之中。

tbc

头昏眼花【。

啊生活对我真无情【。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