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53(哨向 中长 未来 he)

53

在这样空旷的地方,就算是一点儿声响都显得特别大声。吴邪被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晃得眯了眯眼。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一步,和张起灵背靠背站定。

“谁?”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阴影里走出一个人,脸上噙着笑,却因为脸上明显的岁月痕迹显得有一丝诡异狰狞。

“亏你真敢一个人来这里。”吴邪捏了捏刚刚拿出来的匕首,也冷笑一声:“该说你自信,还是说你自大呢?”

“老糊涂也要有一个限度,你应该比谁的都清楚,你一个人是不可能打得过我们的。”

“你也就这个时候能放放狠话了。”汪藏海完全站在光线下后,吴邪才看清楚,他穿着一件裁剪得体的西装,皮鞋被擦得闪闪发亮,全身上下都带着游刃有余的感觉。

“我的确打不过像你们这样相容度这么高的配对。但你最好搞清楚,现在,谁在劣势?”他摸出一把左轮手枪,在手上把玩着。

这个年代用子弹的人很少,左轮这种古老的枪械几乎已经绝迹。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样的枪械对比起激光枪来说,射速太慢。对哨兵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

吴邪一惊,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慌忙转头,却不见张起灵身影,“你做了什么?”

“不是我做了什么。”对方慢条斯理地上弹,“现在我一人,你一人。我有枪,你有匕首。”

“我还有这个。”他轻轻地踏了踏地上的法阵,霎时间地上的脉络如同活起来一样,蠕动着发出晦明变化的暗色光晕,与此同时,一种厚重的气息从法阵里散逸出来,隐隐能感受到其中的怨毒气息,“它做了什么呢?”

吴邪咳了一声,感觉原来就喘不上气的身体更加岌岌可危。他艰难地道:“你不能杀我。”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汪藏海摇了摇头,“吴邪,你很聪明,应该认清现在的情况。”

“依我的能力,完全可以用更强硬的手段。不管是折磨你还是直接杀了你。”汪藏海的声音不带一点儿感情,“有了这个阵法,得到蛇眉铜鱼是迟早的事情。就算是我杀了你,而你没有把蛇眉铜鱼带在空间里。我要找到蛇眉铜鱼的下落,只需要多绕一点弯子罢了。”

“我自认为还是一个很好说话的……”

“你错了。”吴邪打断他,弯着腰喘息:“你等不起的。”

“我们争的就是时间,玩意让我们的研究人员抢先一步找到破解方法,那你就什么都不剩了,你不会赌,也赌不起,”吴邪啐了一口,“可悲。”

“你别老想着激怒我,这对你没有好处。”汪藏海狠狠地咬着牙,阴森森地笑,“你会后悔的。”

他加速了法阵的激活,时间的力量也从中散逸出来。

吴邪几乎要站不住。他晃了晃,只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在被强行抽离,甚至连精神海里的精神力都有隐隐波动的趋势。

“你还是不懂。”汪藏海摇摇头说,“蛇眉铜鱼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不是用在古函上……”吴邪愣了愣,看见对方的脸上露出兴奋又诡异的笑来,“古函。”

“吴邪,你就在盒子里。”

“两枚蛇眉铜鱼就有这样的力量了,想必凑齐了三枚,就该有个质变了吧?到时候,“它”就会出现,而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现在,”汪藏海举起左轮,瞄准了吴邪的位置,“该是你吃苦头的时候了。”

“嘭——”

“呃……”吴邪低头发出一声闷哼,心里骂了汪藏海几万遍,心想这反派完全不按套路来,他的左边大腿几乎被打穿了。

“蛇眉铜鱼在哪里?”

“……”

“还想再来一枪?”

“……”

汪藏海对着吴邪又放一枪,却见“吴邪”飘忽闪烁,径直消失了,地上一点血迹都没有。

“穷途末路还耍这种雕虫小技。”汪藏海四周望了望,高声道:“你还想玩捉迷藏?”

“妈的智障。”吴邪躲在集装箱后面喘气,他刚刚强行突破了“屏蔽”,用那一瞬制造了幻象,这会儿体能透支到了一个极限。

这里离汪藏海十分近,血腥味很快就会漫延开,张起灵不在他身边,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他很清楚时间不多,子弹还留在腿里,这样的伤不能再拖,他向后腰摸了摸,抽了口气,小声骂了一句:“嘶……这狗屎汪汪叫,怎么不按套路来。”

他掏了半天,摸到了那把麻醉枪。他把麻醉弹卸下来,扳开了盖子。

大腿上血流成河。

他撕了两块布,在枪伤上部靠近心脏的位置扎紧止血,另一块揉成团咬在嘴上。然后把麻醉弹里的药剂匀了一点出来抹在伤口周围,又拿出绑定石,轻轻放在伤口附近,石块立刻就发出了莹莹的白光。

不知道是它的作用还是麻药起效了,吴邪感觉好了不少。

他从绑腿上抽出匕首,条件所限也没法消毒,索性用麻醉剂淋在尖头上。

他深呼吸了一下,直接把手上的刀扎了下去。

这样的伤对他来说不难处理,但是现在他的体能实在是有点糟糕,这导致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抖起来。

子弹嵌得很深,大腿肌肉也在抽搐,吴邪每动一下都要带来巨大的痛苦。他无法控制地放出信息素来,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他突然就很想到了张起灵。

不知道对方看到他这个狼狈样子会是什么反应。

吴邪梗着脖子,头上青筋暴起,手上猛地一挑,从那血肉模糊的伤口里挖出了子弹。几乎是同一时间,血也飞溅出来。

他连再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只好把那绑定石堵在了伤口的地方,蜷成一团减小存在感。

“再等一会儿就好了。”他想,“等张起灵来了就好了。”

时间不等人,他只是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约莫是20秒钟的样子。吴邪就强行暗示自己打起精神。

他需要找到进入集装箱的入口,或者是能隐蔽起来的空隙。

“哒……哒……哒”

伴随着皮鞋与地面接触发出的声响,地上的阴影也随着人影的前进摇晃拉长。吴邪靠在集装箱边上,一点点向深处挪。他咽了一口口水,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身后的集装箱外面裹着厚重的防水牛津布,皮肤和它摩擦后火辣辣的一片。吴邪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一点点摸索其间的空隙。

他还需要一个机会。

要是他被汪藏海发现,绝对就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了,甚至还会把张起灵搭进去——这样的想法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责任感。

他的手心粘粘糊糊的,混杂着之前因为疼痛出的冷汗和半干的血,他几乎是胡乱地划动着手,就像是溺水的人寻找唯一能带来生机的救命稻草。

忽地,他碰到了一个冷硬的东西。吴邪攥了攥,看着人影越来越近,突然就冷静下来:“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他,现在关键落在我身上。”

吴邪一扭把手,咬着牙向后一翻,坠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tbc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