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50(哨向 中长 未来 he)

50

所有事情都在按计划进行着,吴邪一边往解雨臣那边赶,一边还时不时注意张起灵情况,生怕他有个什么意外的。直到张起灵的背影淹没在涌动的人群里,他才放下心来,专心地向着楼梯间的方向而去。

他贴着墙根走,头埋下去,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他与张起灵之间若有若无的联系还存在着,即使两人远隔千里,都能通过这种微妙的信息传递获得对方的消息。

这一点联系无疑是给了他不小的慰藉。

吴邪靠在楼梯间旁,确认了四周无人注意到他,便很轻很轻地扣了扣门。

“叩……叩叩”

他相信对方有足够的应变能力,而他要做的,只是传递一个“我来了”的信息。

解雨臣没让他等太久。

大约十秒钟左右,那扇门便应声开启,发出“嗤嗤”的气音。里面一人步履匆匆地向外赶,好像是要迟到了一般,在行进的路途中顺带调整军帽的帽檐。

吴邪用余光瞄了那人一眼,随后闪身进了楼梯间。

“你真能耐啊,能叫黑眼镜给你跑腿。”

“黑眼镜是谁?”

解雨臣对吴邪的到来毫不意外,他坐在楼梯的最高层,优雅的像王。从吴邪的角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半隐没在黑暗里的下巴。

“黑瞎子,”吴邪笑呵呵道:“你懂得。”

“你们全都是我的兵,你说说看我有没有能耐叫你们跑腿?”

吴邪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道:“说正事吧。”

“我差不多弄清楚了,虽然有一部分只是基于我的猜测,不过我想你应该可以做做参考。”

“在这星球上的法阵,是前朝某个时代遗留下来的东西。而选址在这里,是对方蓄意而为。他们捕捉到的线索将他们指向这里,在交火的这段时间内,他们又得到了不少消息,关于那个古函和“它”。”

“古函的作用是启动法阵,而法阵聚能的真正目的是“它”。关于这个所谓的“它”我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它”究竟是实体还是虚体。”

“汪藏海和“它”似乎存在交易,交易的内容是……”吴邪的嗓子发涩起来,“永生。”

“代价呢?”解雨臣沉沉地出声。

“这星球上所有人的命。”

“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本事来拿。”解雨臣狠戾地笑了笑,道:“辛苦了,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

“我们去取那个盒子,”吴邪走上前去拍拍解雨臣的肩膀,“你呢?”

“哈,回家写报告啊,这时候还不干它娘的我就不信解。”解雨臣补充道:“吴邪你自己掂量着点,小命最重要,可别乱来。扛不住就撤,我们在外围接应你。你这么关键,要是出身未捷身先死我会很难过的。”

“嗯。”吴邪把发信器交给他,“有情况就靠你救我的小命了,靠谱点儿。”

“我爹和更上头的人肯定已经介入这件事情了,但是关于这法阵的摧毁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具体的措施还是要更加详尽的情报。”

“我们这边肯定会叫技术部加紧分析的,你要是有什么情况,也第一时间叫黑瞎子转告给我。”

“要是真的像你所说的这样,这星际又要换一次血了,汪家人失败了,在这一次以后可就真的爬不起来了。”

解雨臣叹了一口气,道:“你们低调点,外面那群人就是为了你们两呢。”

“你也知道,我们要干的事情一点都低调不了。”吴邪尽可能放松心情,半开玩笑半是希望道:“更何况,你知不知道反派的下场通常只有一个套路?”

“话多,不开枪,死翘翘。”

“你的总结是在鄙视我的智商。”解雨臣又交给他一把小型的麻醉手枪,“这个我现在用不着了,你就收着吧。”

“好。”吴邪把玩了一番适应它的手感,然后插进了后腰的枪夹,“我先走一步。”

“祝你好运。”

吴邪绕到楼上去,这一层的人似乎已经清空了。他用精神力扫描了一番,推门出去,周围很空旷,中央可以观察到下一层的情况。

他小心翼翼地挪过去,可以看到楼下的大厅有一个又一个密密麻麻的人头,许多体态各异的人。楼下每个人的状态都不尽相同,但吴邪只用了一小会儿的时间就找到了张起灵。

张起灵站在队伍的最末端,看似是放松懒散的划水姿势,实质上听得比谁都认真。

于是吴邪尝试用意识云联系上他。

“小哥,听得到吗?”

那边顿了顿,好像是被他吓到,但很快有了回话,平淡的声音:“嗯。”

“我见到小花了,瞎子应该也在你那边吧?等一会儿我们就直接去拿那个盒子。”吴邪托着下巴看张起灵发旋,一点都没有在意瞎子的位置,“是我去找你们,还是你们来找我?”

“呆在那里别动。”

tbc

每天小广告一下!http://www.sojump.com/m/9423126.aspx?pvw=1

戳一下印调嘛XDDD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