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48(哨向 中长 未来 he)

48

他在这个房间留下了标记——对着那个关闭的显示屏做了定位标志,这才小心翼翼地探开门。门外没有人,他认真地听了一阵子,又用精神力探查一番,这才放心地反握刀走了出去。

“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吴邪在墙上粗略地比划了一下,“我们的大概位置是关押的b栋,但更多具体的情况就一无所知了。”

他皱着眉揉了揉手腕,“走哪一边只能碰碰运气。”

“不用。”张起灵直直地看向监控,“他们排兵来的方向有驻兵点,总部b栋和a栋相连,但有盘查。”

“嗯。”吴邪稍作思考,“你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吗?”

张起灵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吴邪便通过意识云交换了两人所想。

“就这么办。”

他们顺着对方追来的方向向前走,一路上气定神闲、大摇大摆,就差没在脸上写着“快来抓我”四个大字了。

由于在躲藏之前打爆了一个监视器,监控室暂时失去了两人的行踪。这会儿在下一个监视器上又看见两人悠闲地出现在画面里,侦察兵也不免有些疑惑起来,于是赶忙上报给了上头的人。

“这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那高管人员通过监控,看到吴邪放出的那一波精神攻击造成的伤害,此时还一头雾水,只能心有余悸地要求士兵们按兵不动,“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吴邪早就料到刚才那一手对对方有不小的精神压力,于是干脆唱了一发空城计,先将对方的情绪心理控制到自己的手里。

只有他和张起灵知道,这不过是强撑着面皮罢了。刚才那一次攻击几乎掏空了他的精神力,只能感觉到头上的青筋在一跳一跳地抽痛。

他是在张起灵的帮助下才稍稍有了点起色,要不然不出一个小时,他的后遗症会更加明显地表现出来。

吴邪低下眼帘,尽量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张起灵分了个眼神给他,不动神色地拍了拍他的后腰。吴邪便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给他。

两人顺利地来到驻兵点附近,这一条直道上有不少房间。在就差一个拐角的地方。吴邪贴着墙,示意张起灵先毁掉这里的监控。

张起灵把消声器安上,只及其微小却接连不断的“噗噗噗”几声,那一条直道上的监控就完全报废了,于是监控室又毫无意外地失去了他们的影像,此时他们所能做的只有提醒那一块儿的士兵做好防备,提高警惕。

那得了令的哨兵们通通把枪聚了能,前排是拿着能量盾的士兵们,有带着冷兵器的士兵普通士兵便在后方增援待命。

吴邪可以肯定他们不敢做什么,但对着这样的阵形硬碰硬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他偏头和张起灵交流几句,又吻了吻张起灵的嘴角,目送着他进了离驻兵点最近的那个房间。

接下来是不太久的一段等待时间。

双方僵持不下,另一边的士兵们更是紧张得不行。他们就像是随时会被别人碾死的一窝雏儿,开始豪情壮志的野心在这段时间里消磨殆尽,无数的念头就涌上来,剩下唯一在精神上绷着的弦。

吴邪用精神力探查一番,稍等片刻后慢条斯理的把身上的武装解除上前去。

他刚一探头,那边的人便齐刷刷的把视线聚集在他身上,吴邪举了双手表示他没有想要造反的意思,一边慢慢向前走去。

对面的人都紧张得要命,看他向前走,更是出声呵斥。

吴邪走得越近,他身上张起灵信息素的味道越发重起来,那之中满满的气息压得哨兵喘不过起来,挨不住的大有人在。而受不住的人之中,有甚者向着吴邪放了一枪。

那一枪离吴邪很近,擦着他的小腿边上划过去,绑腿似乎是被擦破了,露出了里面的皮肤,带出烧灼一样的疼痛。

这样所散逸出来的信息素便越发浓郁,吴邪及其细微地停顿了一下,笑道:“我身上没有武器的,你们不是要抓我回去?”

“这么好的机会……”他撩了眼皮,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上方,“你们不珍惜,会后悔的。”

对方没有人出来应话,只是片刻后才有一句话传出来,声音不大,却猛地让所有人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还有一个人呢!”

“这个嘛……”吴邪道:“在后面啊。”

他往旁边让了让,露出拐角。

士兵们暗暗咽了一口口水,手心湿湿滑滑地出汗,很快被手套吸收,但又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他们各个严阵以待,生怕突生异变丢了小命。

“沙……沙沙……注意……监……沙……”

“切断……沙沙沙……情况……心……”

“……沙沙……吱——”

一段断断续续的对讲机声音响起来,很快又在刺耳的电流声中消失了。

吴邪在心里暗暗夸奖了一下张起灵的效率,然后拍了拍手让对面的哨兵们回过神:“我说你们磨磨唧唧还抓我吗?”

“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呢。”

那些士兵收到了吴邪的催促,一时也不知怎么是好。

在总部里工作的哨兵们通常是官员的后代,不需要上场厮杀,他们只经历过武器训练课,没受过心理战的考验。显然就不像是在外面厮杀的老手们来的精明,这么一来二去便慌了神。

而就在此时,天花板上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喀拉喀拉”的声音,还不出几秒的时间,便有一团东西落在地上。

此刻的那些哨兵们,遵从身体的第一反应,对准地上的东西便一通扫射。等到火舌停下来后,他们才看清那不过是一件外套裹着通风板。

外套……?

他们过度紧绷的神经影响到了判断,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吴邪便用精神触手击倒了持盾的一波人。

“小哥!”

他对上张起灵的眼睛,下了一个积极的暗示:“速度。”

张起灵想都没想就接受了这个暗示,从通风口上翻下来带倒一片人,在半空时手上便装备上了两把枪,落地两发点射后借力滚开,又迂回着放了几枪。

受了吴邪的暗示,他速度极快,几乎眨眼睛便到了这些哨兵面前。张起灵被他们放大的瞳孔中反射出来,几乎成了修罗一般的存在。于是他下手一翻,把枪切换成刀,贴着脖颈抹过去,结束了这一小簇人的生命。

吴邪蹲下来,尽量防止误伤,然后用大白狗腿的刀柄对着眼前人的膝关节狠狠敲打下去,随即便是一个扫腿。

那人摔在地上,脑海中空白了一会儿,只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意识云便被吴邪生生撕裂开了。

“还好吗?”吴邪偷了个闲询问张起灵,便又见了他拧脖子那招。

这次他跃得更高,几乎是在空中把那人拧断了脖子摔出去,砸到了旁边那人。吴邪看得颈椎一麻,差点就要上去抱大腿,听见张起灵回答道:

“嗯。”

低低的声音回荡在吴邪脑海里,那颗名为终极的小苗似乎也颤了颤,带得两只进化的精神体呜咽了几声,回归平静。

吴邪低头,伸手把大白狗腿的另一柄拔出来,闪躲,肘击,连踢,锁喉,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般使出来,力度,速度,甚至控制力都要比平常的状态好得多。

他动作不停,有意无意地把战区向张起灵那边靠拢,受到的积极影响越发明显起来。他顺手把能量盾展开,借助冲力压倒了两人,随后便由张起灵帮他解决掉。相反的,张起灵那里的漏网之鱼也由吴邪一个个料理完毕。

他大概是有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了,这种有一个毫无隔阂的默契队友存在的,酣畅淋漓的近战肉搏。

“噗……”随着最后一个哨兵咽喉间的血花爆开,吴邪脱力地倒在地上。

这一小阶段性的胜利可谓是完胜,他的男性成就感蹭蹭蹭地向上升。

“呼……好爽……”他连伸懒腰的想法都懒得有,一下子像是回到了原来一个人在格斗中心训练的感觉。

但这次并不是他一个人了。

张起灵站在他的上方看他,脱掉外套后只剩一个贴身的防弹背心,勾勒出紧实的肌肉,他微微有一些出汗,微长的刘海贴在两鬓,全身散发这迷人的信息素。

吴邪的心脏剧烈跳动几下,便主动起来钩住了张起灵的脖子索吻,张起灵也偏了偏头去吻他,两人吻得情不自禁,你来我往地交换信息素。所有的快意都通过水声传达到大脑皮层,逼得人头皮发麻。

张起灵贴着吴邪的裤缝调情似地磨蹭他,那种若有有无的感觉几乎要把他逼疯。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吴邪大概会挥舞着他的裤衩和张起灵来上一发。

但现实是他们正在亡命之途中,而之后他们要做的事情关系到战友之生死与国家之存亡,吴邪不得不推着张起灵的胸膛叫了停。

“唔……等……”

张起灵抬眼看他,眼睛里已经微微发红。吴邪自知理亏,明知道在这种关头停下来对于哨兵几乎是不可能的,却还是情不自禁地在一开始拨撩了张起灵。

他跪在地上,抬手环住张起灵的头,用精神触手探进意识云里安抚他。

两人喘着粗气,一半是因为刚刚的的架,而更多是因为后半段的欲火。吴邪拍了拍张起灵的背,把气喘匀,他的身上几乎全是张起灵的味道:“是时辰的错。”

“……”张起灵没搭腔,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眼下便放松神经,在吴邪的帮助下一点点冷静下来。

等到差不多完全平复,吴邪用手撩开了张起灵的刘海,把嘴凑上去轻轻地碰了一下,道:

“作为补偿。”

tbc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