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46(哨向 中长 未来 he)

46

“咚咚”的跑步声在狭长的走廊里回荡,因为人数众多而混杂成奇怪而微妙的声音。

粗略来看大抵有两队的人从不同的方向追击他。而他们碰上的时间大概是10秒左右。

人在10秒内能干什么?这个问题似乎问得有点广阔了。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10秒相当于一次短暂的发呆;一次浏览信息的时间;一瞬间思考的过程,或者是极限冲刺60米。

而对于吴邪来说,他的责任就显得尤为重大。作为一个向导,从体能上来说,虽然不及哨兵,却远超常人。

他几乎是将自己的体能在这短短十几秒的时间爆发出来。据他的精神力覆盖观察,张起灵所关押的地方离他大概有30米左右,虽说距离不远,却不是直线,而是拐过弯道的第一间。

吴邪呼了一口气,暂且不管四周的吵杂声音,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拐角附近,换脚用力一瞪,稳住身体停顿下来。

不知道这扇门是不是有新的铭刻法阵,吴邪也不敢贸然探头,他把手搭在墙壁上,注入精神力探查一番。

结果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关押的是哨兵,没有“暗示”的影响,这扇门的法阵复杂程度甚至更加简易,只是附带了两个“坚固”的加成,用来和哨兵的可怕战斗力抗衡。

吴邪带着鼻音轻哼一声,便贴地向前滚翻,利落地将小刀剜上了厚厚的门。

“吱——”金属和金属想接触发出的声音不算美妙,在吴邪听来却带了点胜利的味道。

“诶诶小哥你等等啊!”他拿手肘捅了捅门,借助惯性向前翻滚,不出几时便听见房间内传来几声闷响。

“可以出来活动活动了,老张!”吴邪绷紧了脊背靠在墙边——在张起灵没有出来之前,一切都不能松懈。。

门那一边的人似乎等这信号很久了,几乎是瞬间,吴邪就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力量打在了门上,带起来一连串的轰鸣声。虽说那门发出了不抗重负的吱呀声,却藕断丝连般地坚持留在原地,摇摇欲坠地充当最后的装饰品。

两边追捕的哨兵趁机向前,手上的武器都已经就位,碍于上级命令并没有射击。张起灵不在吴邪身边的时候,是最好的抓捕时机,以他们所见,自然明白将张起灵放出来的效果,无疑等同于放出一只恶鬼,而加上相容度极高的哨兵伴侣向导吴邪,更是直接让恶鬼的数量升级为两名。

他们前仆后继地上前,只想争分夺秒拿下这两人。

吴邪全身的肌肉都处在最用力的状态,心里平静地不得了。

在这最后的一点转瞬即逝的时间里,他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张起灵的出现,并把所有碍事的人除掉。

“3……2……1……”

他在心中默念着数字,每一声都像是带着期望与信任,即使冲刺停下来后的眩晕充血等负面影响久久挥之不去。

张起灵与他不过一门相隔。

又是一声巨响,这一次,那扇门却没能拦住张起灵。四周追兵已到,几乎是四面楚歌的困境,吴邪感觉喉头有些发痒,他大概需要来根烟缓解一下兴奋,却不是现在。

“张起灵。”

张起灵站在他身边,就像是每一次他们并肩战斗一样。

吴邪早有准备,手上划破了的小口子还没愈合,他稍微用力,便感到一丝刺痛,伤口重新流出血液来。

饱含着信息素的血液被涂抹在哨兵的唇上,张起灵抿了抿唇,听见耳边留下一句话:

“好好干,回去喂饱你。”

张起灵即刻蹬上走廊一边的墙,再下一刻,那柄寒光出鞘的乌金古刀便出现在手中。

论速度,爆发力,五感,谁最强力?自然是哨兵,而在众多的哨兵之中,也只有少之又少的那一部分高级哨兵能够稳坐宝座。而现在,有了伴侣辅助的高级哨兵,行动起来简直如鱼得水。

高度带来重力势能,势能的大小决定冲击力的大小。张起灵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最有杀伤力的近战肉搏招式。

他抬腿踢过前方哨兵的胸部,那人马上就向后砸去,带倒了几人。手上的刀也在落地的一瞬间扫过士兵们的下盘。

结果自然不必说,血腥的场面和惨叫声震慑住不少人。一时间哨兵们虚虚地向后倒退两步,包围圈看起来便大了不少。

“看来还是见血比较能唬人。”吴邪靠在张起灵背上小声道。

“嗯。”张起灵甩了刀上的血,重新拉出架势来,“辛苦了。”

“哪里哪里。”这时候被这么说,吴邪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他喘匀了气,慢慢悠悠地说起以前讲的话,“背后留给我。”

“好。”

四周的哨兵踌躇不敢向前,两人一时半会儿也不敢轻举妄动,倒是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小哥。”吴邪建立起通感,便用精神海向张起灵传递消息,“记得我的大招吗?”

“嗯。”

“我觉得这么多人,倒是可以搞一波大的。在你12点钟方向还有一队人在向这里赶来,你能拖住现场的这些人吗?”

张起灵粗略地扫了一眼,便道:“可以。”

吴邪闭了眼睛,“一会儿的爆炸点我会传达给你,务必要做好防范。”

“别受伤了。”

tbc

我就问问完结有没有长评qwq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