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42(哨向 中长 未来 he)

内有花秀注意:)

42

“是不是我们就不可能吃顿好的?”吴邪捅着眼前的干粮糊糊,刚才的飞扬神采完全消失不见了,“每天都是营养液拌干粮,我嘴里都要淡出鸟了。”

“天真啊,这条件还能有固态食物吃你就偷着乐吧!想我当年那会儿的胃受了不少虐待。”胖子语重心长道,手上的动作一点没停过,倒是吃得很开心的样子,“你现在挺厉害啊,小哥把你调教一个晚上,连这种小黄腔都会开了!”

“可不是吗,昨天哑巴也和我交流了一下——”黑瞎子顶着蛤蟆镜,脸上的表情不用看眼睛都能分辨出来多么心痛,他抱紧手里的包,那包里看起来空了一大半,“啧啧啧,简直惨无人道啊。”

“吃饭。”张起灵面无表情地挖了一勺糊糊塞进嘴里。

“……”

四人间的气氛轻松和谐,吴邪听见黑瞎子的吐槽,结合了张起灵昨天那段不在的时间,心下也明白了一二,他在心里偷笑两声,通过意识云骚扰张起灵:

“小哥,你这手也太黑了!好歹人家也是一把一把扛过来收了那么久啊,你这一上来就把人家收刮走了一大半。”

“他还有。”张起灵的语气有点无奈,透过相同频率的精神波传到吴邪的脑海里,就显得格外宠溺,“他的空间比我要大。”

“为啥?你不是两项第一吗?”

“有一项换的是那把刀,瞎子所有科目和荣誉都用来交换空间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吴邪小声地嘀咕出来,张起灵也不恼他,只应了一声全当接受。

“改天办个手续,转给你就好。”张起灵淡淡道。

“这怎么好意思?”吴邪笑了两声,“我就是开个玩笑,小哥你也别往心里去。”

“嗯。”

“不过说起来……”吴邪眯了眯眼说出声来,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把勺子攥在了手里,“门后面的那个人似乎站得有点久啊。”

“嗯?”胖子一动也没动,眼睛瞄向那扇门,“有情况?”

吴邪没打算回答胖子,他拿着那勺子,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敲打碗壁。

“叩—叩——叩——”

敲击声刚落,张起灵立马就一个踩凳翻出餐位,反手一抹从空间甩出那把刀来,直直冲向门口。

那门的用料想来也极特殊,但在张起灵的刀下,却如同破木烂藤一般,被轻而易举地戳穿过去,和门后那人翻出的武器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金属相接的声音。

张起灵一拔刀,那门却没了转轴,顺着他的力道向他这边倒来。张起灵忽的向后一仰,门后一击有力的棍击便挑了空,发出呼呼的风声来。

“啧——”张起灵也不拔刀了,他一挥刀,连那门一起嵌入墙壁中,半蹲蓄力,身体一弹,就直直地以那刀为轴,一腿像那人劈去。

那人赶忙架起棍子去挡,但那受得住这一击的力道,随即便把棍子脱了手,张起灵的腿就这样硬生生地砸在他的肩膀上,直直把他砸到地上。那人一怔,举起手来表示投降:“小三爷,管管哑巴张”

吴邪一听这声音,只觉得八分耳熟,再一想便是心头一喜:“小花?”

“可不是我吗?”被叫做小花的男人站起身来,对着张起灵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肩膀,“你这下手太黑了。”

“扑哧!”吴邪听见这似曾相识的话,也不由得笑出了声,“是挺黑的。”

“这位是?”胖子端着枪一时也弄不清楚情况,只呆在原地一脸迷茫。

黑瞎子倒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吃饱了坐在一边剔牙,见来人打了声招呼:“哟!熟人?”

“嗯。”吴邪走上前,挡在张起灵面前,给小花揉了揉肩膀,“我发小,解雨臣,他爹现在是准将,你们有事没事多抱抱他大腿。”

“靠,吴邪你身上这味儿——”解雨臣嫌弃地走远了两步,“知道你们搅和到一起了,不过万万没想到啊……至于吗?看来昨晚挺激烈?”

吴邪的脸红了红,悄悄探了根精神触手拍张起灵的肩,交流道:“我身上有你的味道?”

“嗯。”张起灵看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哨兵素的标记是无意识的。”

“那黑瞎子怎么不出声?”

“我收了他东西。”

“咳。”吴邪干咳一声,转过去瞪了黑瞎子一眼,很是生硬地对着解雨臣转移了话题:“秀秀怎么样?”

“挺好的。”谈到自己的伴侣,解雨臣也整个人软化下来,“都要做妈的人了还和个小姑娘似的。”

“真的!?”吴邪也被这惊喜给击中了,不论怎么样,看到自己儿时的玩伴能这么幸福,他心里也很舒服,“那真是太恭喜啦!”

“你不陪着秀秀,怎么会来这里?”吴邪才想起来问最重要的问题,“你不是还要跟着你老爹学政务吗?”

“因为我们接到了一个消息。”解雨臣皱着眉说道,“有关这颗星球上的秘密,以及战争的发生原因。”

“吴邪,和你们家有关。”

“我们家?”吴邪吓了一跳,“我们家可是一心为国忠心耿耿任劳任怨!”

“不是这个问题。”解雨臣被他的语气逗得笑出声来,但随即神情又凝重起来,“你们家里有一样东西,那东西对这里的阵法控制与开启很重要。”

“你在这里这么久,想你应该也遇见过,不至于太陌生,就是那个会屏蔽通感的东西。而一旦开启了,这里的人,尤其是哨兵向导职业的人,都活不了。”

“有人想要利用这个来清扫哨向的战力。”

解雨臣拍拍吴邪的肩膀,道:“你应该已经被盯上了,所以我老爹叫我来通知你一声,不过看哑巴张这实力,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军队那边要派大型武器来尝试摧毁阵法,在这之前,你小心点。”

“是汪家人?”

“还没有完全确定,但肯定不是好对付的人。这里会暂时作为临时司令部,有什么新的消息我会再联系你。”

“好……”这次谈话没有避开其他人,余下三人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皆是沉默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有一个问题。”吴邪攒住张起灵的手,“他们想要什么?”

“蛇眉铜鱼。”

攥住的手徒然收紧起来。

tbc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