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40(哨向 中长 未来 he)

40

在战争时期能有空余洗个热水澡,大概是所有士兵梦寐以求的事情了。吴邪站在淋浴下,一点也不想动。

带着真实温度的水流过肌肉,和清洁机恒温清洗不一样的,是稍微温暖的温度,他全身僵硬的肌肉都在叫嚣着苏醒过来,原来被风吹地麻木的脸在水汽的蒸腾下也慢慢有了知觉。

吴邪掬了一捧水淋在脸上,被烫地小声地吸了一口气,这样的水对他脸上的温度来说还是有些太烫了。他用手拍拍脸,好让血液加快循环。

等到浑身都暖和起来了以后,他才磨磨蹭蹭地开始搓洗。平常穿着作战服,被闷得密不透气,只有在晚上才能逮到一点机会草草清理一下身体。这会儿倒是彻彻底底地清洗了个遍。

他揉了揉太阳穴,身心都得到了短暂的放松。

云豹怕水,就算是精神体也不愿意靠得太近。它呆在氤氲着水汽的浴室里,找了个舒服了地方趴下来,小口小口地舔着自己的毛。

磨砂玻璃门“哗”的一声被拉开,云豹竖起耳朵,抬眼看见吴邪肩上搭了个毛巾,身上因为揉搓还泛着红色。

它踮起步子,竖起尾巴,颇是轻盈地缠绕蹭过吴邪的脚踝,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空气里。

吴邪迈开腿走出淋浴区,白色的水雾带着热度被他搅开,他径直走到镜子前,把上面的水汽给抹了个遍。镜子上照出他有点微长的头发,他也不去打理,只揉了几把将它背到额头后。

“挺帅的。”吴邪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两声,又把精神屏障解开。抽着鼻子嗅了两下,却什么也没闻道。

他联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张起灵的反应,忍不住笑了起来,心说他怎么说也算是个自带春药的男人了。

膝盖上的淤青本来还没浮起来,洗了个热水澡之后,隐隐透出点青紫色。吴邪抱着腿滚上大床,蹭了一被子的水。

所以张起灵进房以后,首先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向导素味道,然后才看见一个人抱着腿坐在床边研究。

他静静地走过去,把手搭在吴邪膝盖上,问道:

“疼吗?”

“凉……”吴邪被张起灵的手冻得一个激灵,他缩了缩腿,一本正经地盯着张起灵,“你轻点揉。”

“嗯。”张起灵撤开手,贴在自己颈子上焐热。盯着他的腿观察了一会儿,这才顺着淤痕慢慢揉开来。

吴邪被他抓着腿,感觉姿势有点别扭,却也没提出来。他头发上还带着水珠,背到后面的头发掉了几缕下来。

“小哥。”

“嗯?”张起灵抬眼看他,恰好把他落下来的那撮头发拨开,然后皱了皱眉,“去吹头发。”

“不用不用!”吴邪笑嘻嘻地甩甩头,把发型甩得颇是狂乱,刘海垂下来软软地搭在额头上,“很快就干啦。”

吴邪坐在床沿,恰好俯看张起灵的脸。他离得近了才见张起灵脸上有一道粉红色的新疤,看起来已经是快要完全消失了,如果不仔细看就很快漏过去了。

于是他捧着张起灵的脸看得专注又认真,仿佛在看什么从未见过的珍宝,半响才用手去摸了摸。

“你这伤是什么时候的?”

“前几天。”张起灵一把攥住吴邪的手,“别多想,我体质比较特殊。”

“好。”吴邪凑上去轻轻地吻张起灵攥住他的手,眼神却没离开过张起灵,全然放松而信任,真诚而热烈的眼神。

张起灵抿了抿唇,道:“你想好了?”

“这是你第二次问我这个问题。”吴邪笑着垂下眼帘,睫毛搭在眼底,“我想得可清楚了。”

“嗯。”张起灵跪在吴邪面前,进行着在他们这种遗留得无比久远的仪式,又一次把手放在了胸口,“你愿意和我结合吗?”

“我愿意。”

==========================

和谐和谐4000字

这段不看……似乎也没啥关系!

要是想看的依旧是走群【。

516683897

==========================

“真好。”吴邪没有应张起灵的话,却虚弱而性感地笑起来,带着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现在你是我的了。”

tbc

评论(1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