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38(哨向 中长 未来 he)

38

这一天猝不及防得就降了一场雪。

温度下降的厉害,在这种干燥的星球上,难得遇到一个雪天。对比起这种湿冷到骨子里的雪,吴邪显然更怀念原来的利风。

他头上的雪都融了,有几滴化成水顺着他的发尾落进后颈。顺着水珠划过的轨迹带起一阵的哆嗦来。

雪天并不适合赶路,化掉的雪会渗进沙子里,然后凝成结实的冰。在这种路面上走路,大多都会摔得不轻。

但在吴邪的坚持下,这三个人还是选择踏着冰启程。

黑瞎子从他那个如同多拉A梦的背包里掏出了稍微大一点的记忆金属,将他们拼成雪橇似的板状,拿了绷带缠上,固定在几人脚下。这么一个简单的装置帮上了不少忙,至少不会在没有冰或者冰薄的地方一深一浅地陷进沙里。

“还有多远?”吴邪跟在黑瞎子后面,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问道。

虽然他站在黑瞎子后面,由前面那人挡了点雪,但四面八方打来的雪因为融化得快,一粘脸就化成了雪,继而被风生生吹干,带走了很大一部分的体温,在这时候小雪比大雪更加烦人,他裹紧大衣,打起精神来对抗迎面而来的风夹雪。

“不远了!”黑瞎子的声音大的出奇,但实际上他裹得比吴邪更严实。

胖子慢吞吞地跟在这两人身后,小声地嘀咕:“你半个小时前就这么说了。”

“这你就不懂了,我前半个小时说这句话呢,是为了激励你们,现在说这话才是真的。做人嘛,都要有个念想。”

“我觉得你就是在耍我们。”胖子呼了口气,把枪托砸在地上支撑。

“你也可以这么想。”黑瞎子干笑两声,丝毫不惧两人的眼刀,“一路上太无趣也没什么意思。”

“我们走的路是正确的,不管你们怎么问都是这么一段路程,所以我的答案对于你们这个问题来说并不重要,还不如顺我心意,是吧?”

“靠……我就想知道还剩多少路,你他娘的至于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吗?”胖子看起来已经没啥力气发火了,只不过国骂还是顽强地插入他的每一句话里。

吴邪心说这两人和张起灵真是两个极端,要不闷不吭声,一开口都是有用信息;要不口若悬河,却都是些无用的话。

“真是不远了!”那瞎子停下来,推了推墨镜。——即使在这种天气他还带着这种墨镜。灰狼跟在胖子后面,因为黑瞎子停下来的举动,一跃跳到他的主人身边,看起来也很亢奋地转了两圈,“绕过那座坡,前面就是。”

吴邪脑子里一炸,便感觉云豹不受控制地跳了出来,在地上嗅了嗅,随后蹭蹭打了个滚。

“这是闻到熟悉的味道了?”黑瞎子一看云豹,也忍不住提了一句,“想必你也是去找人的吧。”

“嗯。”吴邪应了一声,没有过多地透露什么,“我们约在这里。”

“天真那是去找心上人!”胖子喘着气赶上来,“啧啧啧,这几天不见都相思成苦咯……”

“哦……是这样……”黑瞎子自言自语道,“我出发遇到你们之前,也就是上午的时候,来了一个高级哨兵。”

他打量了吴邪一眼:“大约和你差不多高吧,黑头发,他受伤了。”

“真是很难得看到高级哨兵受伤啊!”黑瞎子啧啧两声,“只不过他似乎身边没有向导在。”

“这样下去可真的不妙。你也知道哨兵受伤后没有向导会怎么样吧?尤其是在打了一架之后。”黑瞎子像是故意说给吴邪听的,每一个字都咬地特别清晰。

“也不知道他那向导是死了……”他顿了一会儿,“还是失散了……”

说罢他又恢复了那种正常的语速,似乎完全没提过这件事一般。

胖子凑上来摇了摇吴邪的肩膀,轻声道:“嘿,天真,你说这不会是小哥吧?”

“……我不知道。”吴邪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精神海震荡地过分,连放出的信息素都不稳定起来,“……不会是他。”

黑瞎子倒退几步,心说这次玩得有点过分了,于是轻咳一声:“快走吧,没几步路了。”

“好。”吴邪冷静下来给自己做暗示,云豹也歪着头扯了扯他的裤脚作为安慰。

“你说了你不担心他的,小哥那么厉害。”胖子整了整背包安慰道,“世界上相似的人那么多,哪能就一定是小哥啊?肯定不会是他。”

“瞎子兄你快点!”胖子转头对着瞎子嚷嚷道,“没看见我们天真娘娘乏了吗!?”

“是是是,小的这就加紧脚步!为了娘娘的身体万死不辞!”黑瞎子转过身去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心想那哑巴倒是颇有福分,脚下步伐也加快不少。

天公作美,天上的雪下得小了许多,但天色也接近傍晚了,他们距离那约定的地方不过短短的几百米。

吴邪拖着脚下那两块笨重的金属板,一步一步地向前行走。膝盖机械性的抬起又落下,身后两人也沉默不语埋头赶路。

“你认识小哥。”胖子拿了手肘捅了黑瞎子,用的是肯定句:“你他娘的刚刚是故意的。”

“谁知道呢。”黑瞎子耸耸肩,“我也没说什么谎话啊。”

“你应该也知道,哑巴那性格,不给他们不加点猛料估计不能有进展。”

“小哥真受伤啦?草……那帮龟孙子……”胖子一生气,又回过神来,轻声骂道:“你没看天真那整个都打焉了嘛?”

黑瞎子一听,也暗知理亏,声音小了不少,被风声盖了过去:“妈的……我哪能想到他这么大反应?我又没谈过恋爱……”

吴邪恍恍惚惚地低头赶路,对身后的这一场交谈一无所知,云豹跟在他后面,一人一兽的身影印在雪地上,投射出长长的落寞来。

“到啦到啦!”胖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却透过他看见了地平线那边出现了模模糊糊的印子。他眼尖,一下子就嚷起来。

吴邪猛地抬起头来,好像远方有一点光也揉进了他眼里。他干脆解了脚上的金属板,跌跌撞撞地冲过去。

“哟……”黑瞎子吹了个口哨,“小吴你小心点!没几步路了!别……”

话没说全就被胖子拦了下来:“得了你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吴邪跑了几十米,却因为僵硬的双脚而绊了一个趔趄,以很是沉重的方式磕在了地上。他撑着云豹站起来,看着已经很近的补给点。其间还有不少侦察兵的探照灯打在他的眼上。

他眯了一下眼睛,有潮湿的水痕留在脸上。

他看见了张起灵。

tbc

越后头越没人23333

而我已经习惯【。

评论(1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