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35(哨向 中长 未来 he)

35

双方的交火异常激烈,对方占了很大的人数优势。但突生了变故,在他们的算计之外闯入了第三个人。

在这两人的压制下,他们几乎是被动地被清了一波弹药。

张起灵前滚翻靠到土垛上,一回头果然见了个戴墨镜的男人。那个男人身边的热兵器简直多地让他有点眼花缭乱,他一边上膛聚能,一边扬了个笑来:

“落难的哑巴,嘿!真难得见啊!”

“我要找人。”

张起灵难得地做出了回复,偏头去看他。于是就看见昔日故友笑的一脸内涵,精神体蹲在身边,倒很是正经严肃地盯着他看。

“放你那阿猫和我们家阿狗出去溜溜?”黑瞎子笑着摆了摆手,座下的那匹灰狼就向右边地敏捷一跃而出。

张起灵“嗯”了一身,因为礼貌而微微转过的头又摆回正道,却没有放出黑豹,他需要一个时间差。

对着敌方的压制,他恢复一脸认真而隐忍的样子,四周的烧焦味很浓重,倒不如说是,死亡的味道越发的浓郁起来。但似乎什么都动摇不了他。

只有枪炮和弥漫起的黄烟,这是个孤独而强大的男人。

张起灵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他一挥手,黑豹便跟了他向左边窜过去。他手里还拿着那把刀,刀尖不点地,却是极为稳定地拿在手里。

左翼的掩体不少,但间隙太大,他只能选择在瞬间榨干自己的爆发力和极限。弓身跃过一道又一道的空隙。

队友是后备最大的保障。张起灵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自然敢去拼一把,有的时候不需要闹得太过,有一点点破绽都能让对方的小队崩溃而去。

黑豹的速度更快,较为庞大的身躯阻挡了哨兵的视野。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压迫力巨大的阴影扑上来,霎时间就已经失了生机。

而后上前的张起灵更是如同厉鬼一般,所到之处见血封喉。

他喜欢冷兵器不无道理——快速,潇洒的;冰冷,无情的,这把刀陪伴他很久,重量和形状都是他最喜欢的,一招一式都融入到了骨子里。刀花随着流畅的动作挽在各个致命之位。

若是端了枪转而来挡,在另一头,会有人毫不犹豫地对他漏出的破绽穷追猛打。终究不过一个死字。

张起灵来势汹汹,在灰狼恰好陷入苦战的时候完美地支援到位。那狼又添了黑豹这一战斗力,于是更是枭猛,那兵队被他们打得溃不成军,万万没料想到会被两个人两只兽做了一个绝地反扑。

哨兵的等级压制太明显了,这便是显而易见的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他一脚踹开扑上来的哨兵,同时把切换而出的重炮轰出去,后座力将要带出他时,干脆脱了手让这重炮向后落去。黑瞎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抓住枪把,嘴中嘀咕两句,借力使力地又轰出一炮。

战局已定。

他满不在乎地瞄了一眼张起灵,却见那人背对着他望向远处。黑瞎子面上疑惑,心里将听到的传闻结合在一起,便有了几分猜测。

“这哑巴,找心上人啊……?”

他嗤笑一声,弯着腰满场收拾武器,时不时吹口流氓哨表示满意,不出一会儿,这一块儿都被他搜刮光了。

“要匀你一点不?”黑瞎子蛮问一句,手上却毫不客气地把这些东西通通薅进了包里,然后开始自觉地交代自己的情况,“我这儿就剩我一个,准备跟上大部队。”

“你什么打算?”

“去第二补给点……”张起灵收了刀,敏感地发现“标记”被触动了,于是心情也泛起了点波澜,“不,先找人。”

“啧啧啧,关心则乱。”瞎子颇是感慨地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感叹这木头旮旯也有开窍的一天,“你和你那小情人约在第二补给点吧,你这么去找他,要是途中错过了,你不得后悔死?”

“你看上的人肯定弱鸡不到哪里去,你要信任人家嘛……”黑瞎子一叨叨起来就没完没了,张起灵也任由他说着。

吴邪的确不弱,他有利落的刀法和枪术,撇开一切,还有作为一个向导的精神攻击和“秘密武器”,而且,他身边还有胖子这样可靠的队友。

张起灵攥了拳头又松开,分明是认同了黑瞎子的说法。

那张戴着墨镜的脸咧嘴一笑:“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数,我看这道理还是有的!真想见见你栽到什么人身上了。”

“你抑制剂还有不?给我来一针。”黑瞎子甩了甩脑袋,因为带着眼镜的缘故显得有点滑稽,他面前扯出一个贱笑,“打得太热情了,我有点上头,火气大。”

灰狼也配合着抖了抖毛,红着眼睛刨地。

“嗯……”张起灵划空间甩给他一小管液体,才惊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烦躁的感觉了。

体内虽有点运动过度的气血翻涌,但并不是那种从心中引申而出的粗戾,暴躁感。他看着自己的手,知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平缓且温和的向导素来中和。

这样的信息素来自于吴邪。

张起灵怔了一会。

——才分开不到一会儿,他能想到的,全是吴邪。

tbc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