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27 28(哨向 中长 未来 he)

27

不管怎么样,尸体的情况轮不到吴邪操心,实际上在张起灵的检查之下,也没有其他对他们有威胁的因素产生。

吴邪眯着眼睛向胖子那边眺望了一下,感觉一切都正常。

张起灵做完最后的检查,才重新把防风镜带上,吴邪看着张起灵那双黑色的眼睛被遮起来,竟然感觉有一点失落。

在吴邪看来,这真的是所谓的二人世界——没有胖子,没有精神体,古迹宜人,凉风拂面,最重要的是,张起灵在他旁边。虽然两人穿着作战服,隔着黄沙,几乎看不到对方的脸。

他把脸埋在围巾里,开口闷闷的:“小哥,我们这次侦查的半径是多少?”

“尽可能大。”张起灵摇了摇头,“好地方有眼红的人很正常。”

两人保持着一个既能照顾到对方,又保证不会影响到对方动作的距离。出了这一个范围的掩体土墙,就有一段村道一般的小路,一直通向类似于小广场的一块空地。

周围没有什么高的墙,能藏匿人的地方不多,但面积不小。看了看天色,两人还是决定分头行动。

“从左边绕过去,小心点,把网开起来。”张起灵叮嘱了吴邪一句。

“那你怎么办?”

“没事。”

吴邪知道张起灵的实力在他之上很多,未必需要他的辅助,有的时候甚至根本深不可测。但最后还是拉住要离开的张起灵,道:

“共享一下。”

四面很空旷,风很难得的停下来了。吴邪的声音不大,但在突兀停下的风前,显得清晰无比。

关于他们的通感建立,最近的一次还是在训练室。至今为止,几乎已经没有效果了,张起灵对吴邪现在提出这个请求其实有点不解,但性格使然,他也没有问什么,于是答应下来。

吴邪把面罩扒拉下来,放出信息素,张起灵拉下围巾,迎着吴邪凑上去。

两人风镜没脱,凑得近了,就磕到一起,但他们都没停下。离得很近的时候,信息素的味道非常浓,张起灵打了抑制剂,头脑清醒很清醒,但还是从信息素里得到了一些不安的信息。

“张起灵。”吴邪观察张起灵的表情,贴着他的唇说话说话,隔着风镜盯着他,信息素开闸一般放出,语气带着命令,“吻我。”

这是暗示。

在吴邪作为向导的这么多日子里,这种基本的向导技能已经被掌握得很熟练了,但第一次用在这么情趣的地方。

他眯眼看张起灵的反应,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时候张起灵没有没被他控制,但他感觉张起灵的嘴唇在他唇上磨了磨,随后舌头伸出来舔了他一口。

张起灵的舌头在他的唇上滑了两下,留下一条水渍,吴邪反射性地伸出舌头来舔,被张起灵捉个正着。

通感马上建立起来,这一次他很好的感受到了,张起灵没有受他的暗示。吴邪脸上发烧,又有点遗憾,他心说以后要是连暗示都用不了,还玩什么情趣。

张起灵勾着他的舌头,压着吴邪的后脑勺把他压在一边的墙上。

“有人。”他们现在的状态是挺像干柴烈火小情侣的,但通感建立起来后,吴邪第一时间开启了“网”,感受到了周围的一点异样。

“嗯。”张起灵整个人挡住吴邪,“没到时候。”

风又刮起来,吴邪靠着墙向下滑了一点,方便张起灵发力,同时伸手保住了张起灵的背,护住他的后心口。

有一行4个人在向他们靠近,吴邪粗略算了一下,除去身后这个墙已经封死了,前方有两个,左右各一个。

吴邪抬起腿蹭了蹭张起灵的小腿:“小哥,绑腿上有匕首。”

张起灵顺从地从他腿侧摸下去,敌方四人差不过可以进入攻击范围了。吴邪还护着他的心口,半蹲着靠在墙上,张起灵只要一撤开,就会把吴邪暴露出来。他取下吴邪的匕首,另一只还压在吴邪后脑勺上的手顺了顺他的发尾。

温馨的场景就此为止,张起灵拿了匕首,在吴邪的“网”的辅助下,看都不看就甩了出去,直接命中前方的一个人。

“蹲下!”张起灵呵道。

吴邪松开护住张起灵心口的手,顺势蹲下,张起灵从空间里拿了把激光枪丢给他,也一个后滚翻躲开。

左边的那个兵更加接近,吴邪拿着枪,把大白狗腿抽出来,现在是二对三的情况,不管选择哪一边都会漏掉一个,他干脆就架起枪对着左边的人。

激光枪的后坐力没有量子炮大,但它的聚能时间比量子炮大。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聚能时间差不多到了,他按住枪身,把左边的兵轰出去,另一只手把腰间的大白狗腿拔出来,准备迎上右边的兵,忽的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咆哮:

“靠!他娘的你们打架不带胖爷爷我玩儿?”

右边的兵几乎已经离吴邪只有两个身位了,手里的刀也举起来作势要刺。吴邪弯腰用刀一挡,从那个兵和墙间的缝隙让过去,没做出攻击的动作,笑道:

“留了一个给你!”

胖子的肚子首先从墙边露出来,接下来才是那张胖胖的脸,吴邪注意到他的激光枪已经聚能完全了,胖子怒吼道:

“吃你胖爷一枪!”

那个兵被吴邪躲过去,正准备转过头来,没想到就直接被胖子轰了出去,霎时间没了声息。

张起灵提着刀折回来,那个兵被他干掉了。对上一般哨兵,他本来就并不需要化太多力气就能解决,更何况刚刚补充了向导素,这会儿更是轻而易举地就把他掀了出去。

胖子吹了个口哨,道:“小哥真是太给人安全感了。”

“是啊,”吴邪掸了掸屁股上的灰尘,“太可靠了,我都要爱上他了。”

“哈哈哈,我奉劝你还是别爱上有夫之夫,我都没眼看了,小心失恋的时候别哭成狗!”胖子把枪竖在地上,整个人都倚上去,“所以是怎么着就打起来了?”

通感联系着,吴邪感觉张起灵走过来的脚步踩着他的心跳,他一点没听进去胖子的话,注意力都搁在张起灵身上了。

张起灵把刀反手握住,转眼就来到两人面前,他收了刀进入空间,道:“总有些垃圾。”

胖子挑了挑眉毛表示了解,道:“帐篷搭好了,准备回窝睡觉吧,小伙子们。”

tbc

28

胖子作为一个老兵,除了表现出来的一些恶习,与之并存的,就是在这时候表现出的驻扎基础功底。

吴邪也曾经出过比较长期的任务,所以对扎营的重要性有些了解,他绕着帐篷走了两圈。

帐篷的固定钉打得很深,帆布也埋进沙里固定好了,以防被风吹走——的确是老手的经验。

“天真,你别看了,胖爷的手艺你放心,吹不走你的。”胖子掀开帘子,把枪扔进去,随后撅着屁股也挤进去。

吴邪弯腰看了一眼,虽然外面看起来是个小帐篷,但意外的里面空间挺大。两个精神体偎在角落不动,背包东倒西歪地靠在一边,毯子也揉成一团随意扑在地上。

看来的确是内心狂野的男人,吴邪心想。

他招呼一把张起灵,对胖子讽刺道:“你别只考虑外在形象啊,我们看中的是美丽的内心。”

胖子掏了掏耳朵:“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背后说我帅。”

“阿西吧!”吴邪静静爆了个粗口,张起灵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对比起稳固安全的外观,内在条件的确比较看不过去。张起灵不是很在意这些,对于他来说,能找到地方落脚休息就足够了。

“胖爷我不太讲究这个,反正不至于被刮跑我是做到了,小吴你就看着给弄弄得了。”胖子已经侧卧躺在了地上,拗出一个比较婀娜的姿势,“沙地够软了,睡觉时毯子没什么用,保温只要睡袋就足够了。”

“你守夜的时候钻睡袋里啊?”吴邪认命地蹲下来,先给张起灵整理了一块地,随后又把毯子拿起来折叠。

“守夜的班你们排好了没。”胖子毫不介意,他调整了个姿势,“我守前半夜?”

张起灵点了一下头:“可以,吴邪和我一起。”

“后半夜有你我们也睡不着,就这么办吧。”吴邪把毯子丢给胖子,“晚上凉,你还是多裹几层吧。”

精神体们缩在一起,虽然不会感觉到冷,但两只动物还是习惯窝在一起,皮毛相触的感觉出乎意料地好,它们尽可能地凑在一起,几乎快要团成一个球。

张起灵看向明显大一号的黑豹,它还在努力把自己缩成云豹那样毛茸茸的一团,猫科动物的身体很柔软,喜欢钻进小小的地方是它们的天性,但这样的大猫缩成一团还是让他感觉有点发笑。

黑色的大猫敏感地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身体一僵猛地停下来站起身。云豹没受什么影响,但也跟着黑豹停了下来,顺带舔了一口黑豹下喉的毛。

眼看两只动物又腻到一起去,吴邪也有点无可奈何了。

“你们看啥呢?”胖子看不见两人的精神体,但他看两人的表情微妙,不禁疑惑道。

“没什么,儿子长大了。”吴邪一脸欣慰。

胖子仍然一头雾水,但终究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闭嘴不提。

凑合这吃了一顿后,他们就迎来了黄昏,这是战役开始的第一个黑夜。

黄昏的来临又快又短暂,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光线就被黑暗吞没了,有云层层叠叠地漂浮在半空。既然黑夜较短,那么也就是说所有的作息都要重新调整,刚开始的几天基本都不要睡了。

胖子拿了一个光能的蓄能强光手电放在身边,多亏了这里的天气,光照条件很好,在白天的时候,电已经基本充满了,他把篝火升起来,坐在火堆旁边。

失去了光照,温度也降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忽地凉下来。胖子哆哆嗦嗦地摸了刚刚被他嫌弃的毯子,裹了几层在身上。

张起灵和吴邪留在帐篷里,火堆的光有一点透过帐篷,但大部分被特殊材料挡在外面。帐篷里漆黑一片。

在黄昏之前他们就铺好了睡袋,但黑夜来得让人有些措所不及。

吴邪趴到靠近光源的地方,把帘子掀开一点,胖子在外面坐着,远远看去就是魁梧的一大只。一有缝隙,便立刻就有光照进来。

张起灵看清两个睡袋并排放在中间的位置,他钻进靠帘子的睡袋里躺好,示意吴邪也过来。

松了帘子,一下子四周又恢复了黑暗,吴邪放出精神力,四周的物品的形状凸显出形状线条,数据在脑海里清晰可见,与眼前的漆黑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不太能接受这种感觉,但要想进入睡袋,必须绕过张起灵。

他蹲下来,摸索着向前,不一会儿就摸到了张起灵的睡袋,睡袋的外部质感不是很好,有点粗糙,但可以感受到里面的人体的质感。

吴邪不知道他摸到了哪里,他顿了一会儿,还是松了手,接着向旁边爬去,却中途被张起灵擒住了手。

“别动。”张起灵的声音在他耳朵旁边炸开。

吴邪几乎是一瞬间僵在了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虽说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对张起灵的指令,吴邪是绝对服从。这都不太像是哨兵和向导的关系了,倒像是他们的身份互换了,这一时刻,吴邪才是莽莽撞的哨兵。

他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比如敌袭或者是什么意外状况,但很快这些推测就被他自己否定掉了。因为他的精神力的范围内没有异常。

张起灵只是叫住了他而已。

但没有下一步的指令,他也不敢乱动,只好保持着这诡异的跪趴姿势,被张起灵抓着手,就像是吃糖被大人抓包的小孩。

吴邪表现的乖得不得了,虽然在这之前他什么也没做错。

四周围静了一会儿,张起灵才开口:“从我上边直接过去。”

吴邪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声道:“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张起灵也没接他话,只拉着他的手向上边带。吴邪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张起灵的指引,从他身上连滚带爬地翻过去。

期间也不知道是什么部位和什么部位有了什么样的亲密接触,但直到吴邪钻进睡袋里,整个人还是有点晕乎。

抑制剂的作用还在,但吴邪还是被张起灵的味道给迷住了。

他背靠着张起灵,整个人都缩进睡袋里。

看来是注定睡不着了,吴邪想。

tbc

补上昨天没更的

下一章有肉汤

感觉肯定会被河蟹233333

评论(9)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