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花秀】过年(日常 微信梗 雨村)

内有花秀:-D

01

我们家停电了。

就在过完年送走我爹妈二叔以后,突然的,毫无预兆的,停电了。

我们这么一大伙人,小花和秀秀还没有走,胖子也赖在我家里,闷油瓶就更不用说了,他本来就是和我住在一起的,这会儿倒是成了我们几个中年组的聚会。

小花去厨房拧了一下水龙头,还有水,这也是索幸咱们落脚点不高,暂时还没有缺水的危险。

天色不算晚,大概就下午4点左右的时间段,介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电,我还是叫胖子先去抽屉里翻了几根红蜡烛出来。

这个点很微妙,已经可以开始做饭了。到了福建以后,就会发现这里冬天天黑的时间其实要慢一会儿。天气比较好的时候,外面看上去艳阳高照的,但其实差不多就可以做晚饭了。

山区里物资匮乏,但村民都很热情,听说有客人都恨不得掏心窝子对你好。储藏间还堆着他们送来的应急柴火,我使唤闷油瓶搬过来,准备工作就做得差不多了。

这里边,就属秀秀最闲,她基本上没啥事儿干,穿着红袄子,坐在沙发那块刷微信,也不知道她搞的那个微商有什么赚头,一天到晚都捧着个手机发广告。

说起来闷油瓶最近也有点手机上瘾,坐着不动的时候就抱着个手机刷,什么不玩,就只玩微信。好像对朋友圈里的那些早年前的文章特别感兴趣,挨个点赞。

我盯着秀秀神游,她好像感觉到我在看她,就转了个头过来盯我,换了个特别微妙的的表情喊我:“哥!”

我被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嗯”了一声,才发现她的手机摄像头正对着我。她那手机关了静音,我不知道有没有被拍进去,但是发呆的样子蠢肯定是没跑了。

“今天情人节啊。”她把脸从手机后面露出来对我道。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今天是情人节。本来年味就浓,还招待我爹妈,这么多事挨在一起,我还真的把情人节这档子事儿给忘了。

“是啊,怎么?想搞个烛光晚……?”我话没说完,肩上就搭了一只手,回头一看发现是闷油瓶。

他走路没啥声音,可能已经站在我后面当背后灵很久了。我想了一下,才想起来可能秀秀拍的不是我,而是闷油瓶。

她想干什么?让闷油瓶在微信给她做形象代言人吗?

我楞了一下,策马奔腾的脑洞还没收住,就看闷油瓶很细微的拉了一下嘴角,示意我看前面。

我对他的口令条件反射地照做了,秀秀就手快地啪啪啪几下按了快门。闷油瓶这才松了手走开。

我心说这是什么情况?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在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就结束了,这件事也一样。

我眼睁睁地看着秀秀飘到厨房,拽着穿围裙的小花自拍了一张。又对着拿红蜡烛的胖子咔喳几下,胖子倒也配合地拗了个造型,被小花吐槽了一顿。

她拍完便回到沙发上噼里啪啦地按起来。

我估摸着她应该是要发微信,就拿了手机出来。

一刷新果然又蹦出来一堆新的动态,最上面那一条是秀秀发的。

“霍秀秀:吴邪哥哥家拜年,今天情人节,虽然停电了但是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有秀恩爱X2和一只单【dian】身【deng】汪【pao】。”

下面配了三张图,一张是她和小花的自拍,两个人笑的特别妖孽,俊男美女闪瞎我,还不知道加了什么特效画了个红心把他俩框起来了。

还有一张就是我和闷油瓶,加了个粉色桃心的框。不得不说这技术不太行,那大心正好扣在我胸前上,脸旁边还有几个小的桃心,脸上表情本来就一脸懵逼,在这么一弄就实在是有点蠢。倒是闷油瓶一脸淡定,看起来好像还心情不错,拍起来效果特别好。

另一张就是胖子了。他造型不错,但是秀秀p的发光特效实在是很对不起胖子这张有水准的照片。

我笑了一下,顺手就把闷油瓶和我的那张照片给保存下来了。

再退出界面一看,闷油瓶已经给秀秀点了个赞。

我看着闷油瓶的脸,感觉有一些惊悚,看起来就像是有人把我亲爱的小哥给掉包了,现在他这张面无表情的脸,怎么看怎么都有了一点违和感。

我忍不住走上去扯了扯他的脸皮,他好像没搞清楚状况,只一脸懵逼地盯着我。

手上的触感很真实,闷油瓶的皮肤真的很棒,紧实还干爽,不会像胖子那样,一蹭刮下来二两油。我很想多捏一会,但迫于他那抗议的小眼神,只好讪讪地松开了手。

“小哥你手机触屏坏了?”我尽量委婉地问他。

闷油瓶也不搭理我,直接用手把他的那手机夹出来,看得我眼皮一跳。他点开朋友圈,刷到秀秀那一条,顺手把赞给取消了。

我松了一口气,心说果然是触屏坏了,但我还没把这气吐匀,他就又精准无比地用他的奇长二指戳上了赞。

然后我看到下面的提示变成了“张起灵、胖子、黑眼镜、霍秀秀等6个好友觉得赞。”

合着他只是给我演示一下触屏没坏?顺便再置前一下他的赞?

瓶仔果然机智boy。

02

我咳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然后晃晃悠悠地逛荡到厨房去。

小花的手艺其实不错,但我们这里的食材实在是委屈他的技能点了,只能看着他剁稀缺资源大白菜。储物间有面,冰箱里还有一块瘦肉,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现搞一次饺子。

时间是够的,就是要看大家的技能点足不足够支撑我的美好愿望了。

我本来就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的手艺,多半经验只源自于以前看我爹娘包的,实践过的得追溯到小时候在长沙的时候爷爷打发我捏面团玩,最多勉勉强强能保证饺子不散开,要再要求外观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我大概问了一下,秀秀啥都不会,胖子啥都会,小花负责调馅,我负责揉面,闷油瓶剁剁剁就好。

这么咋一看起来挺和谐,实际分工起来也挺和谐的。

前期都没其他三人什么事儿,就我和闷油瓶一个和面一个剁肉。

他的手劲控制得很巧妙,虽说是在剁肉,但基本上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我怀疑他连现在都在暗暗练习着他那种变态的控制力,心里不由得也有点微妙——一个人遭受得太多才会把这些举动当作习惯融进生活里。

当然他也有可能单纯是想找个乐子。无关痛痒的事情都要往好处想,人才不会被自己绊住,这个道理是胖子教我的,这些年也帮上了我不少忙,得亏了他我才没精神崩溃。

面团要加冷水揉,我揉了一阵子就感觉手有点发疼,这是给冻的,好在这点小小的不适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想闷油瓶那边挪了一点,小声喊他,我说:“小哥。”

他手不停,直接转过来看我,我便道:“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啊?”

“嗯。”他应了我一声,又补充道:“微信上有说。”

我看他这一问一答的小学生模式,心里也有点想逗他:“要不要我给你发个红包什么的?”

“……”他又不吱声了,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不想搭理我。

我讨了个没趣,只好默默地干活。

揉了一阵子相当无趣,闷油瓶那里都剁得差不多了,肉粒要是不成形吃起来没有口感,我赶快制止住他想把肉剁成泥的想法,自己也草草按了几下面团收尾。

因为没电,又没啥事干,沙发那里一圈三个人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盒牌打斗地主。胖子好像是输了,嘴上骂骂咧咧地喊农民阶层臭不要脸。秀秀看见我出来就对我偷偷比了个剪刀手,被小花弹了个脑门。

“天真你弄完了?”胖子看到我,马上想转移话题,“走走走去干活!”

秀秀撇了撇嘴,一脸嫌弃:“胖哥你输不起啊,说好了一会儿发红包啊。”

“得得得!”胖子看自己的面子被一个丫头片子给拂了,只好打肿了脸充更胖的胖子,“一会儿发,胖爷我还能赖了你的?”

“天真你带上小哥一起抢啊!等会儿我来包大的!”

“胖爷吉祥~”秀秀笑嘻嘻地欠了欠身,配上她那身红袄子,有种乡村的感觉。

活到这把年纪,就秀秀她那些家产,也不在乎钱了,不过是过年图个乐呵劲儿。我用手指了指厨房,示意他们可以开工了。

小花非常熟练地抄起了围裙就开始忙活,胖子在一边嫌弃他的围裙颜色,结果被闲逛的秀秀拍了好多张黑照。

我看他们一把年纪还闹成一团,身心都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闷油瓶在我旁边静静地看着我,我觉得他有话要说,但是等了片刻又不见他开口。

“小哥,去洗个手,准备包饺子了。”我絮絮叨叨地说话,年纪大就是会开始唠叨,这个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你会包吗?要是不会可以叫胖子教你,他的手艺大概还是可以的。”

“会。”闷油瓶回了我一个字,就淡定地去洗手了。

我万万没想到,瓶仔是一个手工boy。

03

闷油瓶的手艺如何,要包出来才能见分晓,但其实我是拒绝承认他的手艺在我之上的。

小花切了两把葱拌到馅里,加了调味,最后淋上香油提香。我觉得他这手法还是很到位的。

秀秀试着擀了两张皮,就被小花打发在一边玩手机去了。

她捣鼓一阵,又录了一个小视频出来:

“有人想尝尝盗墓巨头的饺子吗?[得意][得意]”

胖子那边已经捏起来了,一边哼小曲,一边扭屁股,速度不慢,小花擀皮的效率也很高,而且质量不错,看得出来胖子包得很顺手。

我会的就是最简单的包法,挖坨馅,沾点水把两边捏起来。这个办法简单粗暴,一般的人都能弄,而且还能保证不露馅,我使得特别顺手。

再看闷油瓶包的的确比我好,至少他抱得东西能看出来是一个饺子,我这个要是薄点,指不定被别人认成面片儿。

胖子唱到一半,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就“啊”了一声,他惊道:“天真有没有硬币?赶快拿几个来洗洗包进来!”

包硬币到饺子里预示福气,谁吃到谁就沾了福气,这是北方的玩法,我们南方其实不兴玩这套,但看他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我还是去卧室的零钱罐里给他翻了几枚干净点的。

他用水冲冲搓搓就直接包进饺子里去了:“财神保佑,胖爷发大财……”

我看他这样神神叨叨的感觉有些好笑,也学着他的样子包了一个到饺子里:“新年大吉。”

手上还有几个硬币,我干脆就全部发给他们包。秀秀也尝试了一下,捏出来一个很迷的物体。

她那个饺子很显眼,下锅后要是不散很容易能找到,其实也没多大意义。

人多,一个人分着包几个,不一会儿就弄完了。我留胖子下来烧水,外面天都黑了大半。

我把红烛台子点起来放到餐桌上,情人节的烛光晚餐,主食是饺子,人物是四个大老爷们一个丫头片子,想想那画面还有点浪漫。

外面天刚刚暗下来,就有村民开始放鞭炮,声音大的不得了,还有一个人在敲门。闷油瓶过去开门,就从门缝中钻出来一个黑瞎子。

我吃了一惊,不知道他怎么赶来这里的,但不得不说他赶的时间太妙了。

“哟?吃饺子呢?”他倒是不客气,一进屋就直奔厨房,“还搞烛光晚餐,情人节过得很火热嘛!”

“是啊——”我嘲讽了他一波,“情人节你都敢来,不怕瞎?”

“小三爷,这你就不知道了。”他“啧啧”两声,指指他的墨镜,“知道这是什么吗?”

“情人节必备神器。”

“哦。”我冷漠地应他一声。

这下子烛光晚餐变成五个老爷们和一个丫头片子,我无法再欺骗自己说这浪漫了,好在闷油瓶一直跟在我旁边,这让我有了点安慰。

秀秀捣鼓出来的那个福气饺子散了,她顺手拍了一下那个面片儿和沉底的馅作为留念发朋友圈。我觉得现在的我已经无法揣摩拍照的用意了。

胖子端饺子上桌,我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

黑眼镜告诉我,他路过村头的时候,村委会和他讲电力明儿一早就会恢复。

我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顺手给闷油瓶夹了几个饺子。

“果然带墨镜的选择是对的。”黑眼镜嘀嘀咕咕几句,往自己的盘子里又拨了几个饺子。

“小哥你有吃到硬币吗?”我问闷油瓶,他摇摇头,在大锅里掂了几个,然后跳出一个夹到我的盘子里来,“这个有。”

我不知道这时候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家有一瓶,如有一宝,这话还真没错,他大概是根据饺子的重量来判定到底有没有硬币的。

我咬了一下那个饺子,果然咬到一个硬物,就把那剩下的半个饺子喂给闷油瓶:“哝,沾沾福气,发财发财。”

闷油瓶毫不嫌弃地伸头过来把把半截饺子叼走了,然后我就被闪光灯晃到了眼睛。

“花姐!”秀秀放下手机就喊小花,“我也要喂!”

小花笑了一下,如她的愿给他送了一个,秀秀嚼了一下,“哎哟”一声,吐了个硬币出来。

“来来来花姐!沾沾福气发财!”秀秀看起来兴奋极了,她跳下椅子,飞快地在小花脸上亲了一下,“感受到福气了吗?”

“噗……嗯。”小花憋笑有点憋不住了,看着对面黑瞎子和胖子苤茢色的脸色也实在是很难忍住不笑。

胖子看看我和闷油瓶,又看看秀秀和小花,最后迟疑地把头转向黑眼镜:“瞎子兄,要不你也给我喂一个?”

黑眼镜笑嘻嘻地说“好啊好啊”,抬手就往胖子没闭上的嘴里塞了一个,换来了一顿暴打。

吃完晚餐,天完全黑下来了,但电还没来。

院子里的月色很好,我们这几个傻逼,搬了塑料板凳,在大冷天里坐在院子里刷朋友圈。

我开起来微信,发现闷油瓶给我发了个红包,金额13.14元。于是我毫不吝啬地回了他52.0元,附赠一个么么哒。

“胖子发红包!”我一边笑一边拍了胖子大腿一把,示意他来包大的。

“好!手快有手慢无,谁抢谁二百五啊!”胖子手一抖,就发出去了,金额二百五。

都是一屋子的,拼的就是手速,我也没打算抢,看闷油瓶一脸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我一瞄,发现他果然抢到了。

“再来再来!”秀秀没抢到显然很是不爽,我就给她单独发了一个,没想到还被她退回来了,她振振有辞道,“我不缺钱,你无法感受到比手速的乐趣!”

我心说小丫头片子真难伺候,就在群里发了个拼手气红包,分了6份,人手一份。这一次秀秀抢到运气王,整个人都high起来了。

闷油瓶抢了个第二,有十多块钱。他只抢了一会儿就没啥兴趣了,接着去朋友圈里看养生文章点赞。

我想了想,还是发了一条动态:

“情人节快乐!@张起灵”

闷油瓶秒赞了我。

end

知道你们长篇吃腻了,

换个口味,

晚上就不更了吧XDDDD???

评论(18)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