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23(哨向 中长 未来 he)

23

第三军不在军区内,虽然人数最多,但还是做为附属军队供总部调动。所以他们需要搭乘往返于总部与第三军的军车。这一次前往第三军是进行分配,而分配后便直接前往战场。

距离上次两人在一起过去了几天,吴邪和上一次相比看起来冷静了很多。

“这次我用的身份是“吴邪”,虽然是向导,但你要知道我们的关系在法律上还是很清白的。”吴邪翻手一抹,把绑定石拿出来,“希望以后这东西用不上。”

张起灵点头表示赞同,便不再说话。

他这次出发后,就不需要遮遮掩掩他的向导身份了,这会倒是大大方方得敞着。张起灵因为打了抑制剂,也没受到什么严重的影响。

一般专线都行驶得很平缓,张起灵不出声,四周就一下子静了下来。这一次的路程算是漫长,过程也无聊得过分。吴邪盯着张起灵看,还没盯了一会儿就感觉有困意涌上来。张起灵看他这样,道:

“睡吧,以后就没机会了。”

吴邪知道张起灵的意思是指之后的战事,便也不再勉强。他把座垫调整了一下,从位置下面取出一个眼罩,张起灵帮他调暗了光线。

吴邪躺下来,张起灵淡淡的看着他,一时间他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平和下来了。

湿度,温度,光线都很适宜,他闭了眼睛,感觉就要睡着了。突然就有一声声响很突兀地打断了他。吴邪反应颇大得弹起来,才发现后车位有个第三军的普通士兵。

吴邪透过座位之间的缝隙打量了他一下,是个很壮的男人,看起来是先一步睡着了,呼噜打得震天响。毕竟兵种使然,大多第三军的士兵训练都刻苦得不行,劳累过度入睡,鼾声是会严重许多。

吴邪很是无奈地转了个身,虽然他很想体谅其他兵哥哥,但是影响到自己,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别人的时候,就显得是兵哥哥不对了。

他再三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叫醒那个士兵。

“哥们?”吴邪喊了他一声,那人还是一动不动的,鼾声几乎盖过吴邪的声音。

吴邪颇感无语,他看了看那个男人,又看了看张起灵。见张起灵并没有什么表示,他也就自己想办法了。

虽说向导本来是个很和谐的职务,但在某些方面使坏却意外的好用。

他锁定范围,扩散了一波精神力,入侵到这个士兵的意识中。

普通士兵不比哨兵,他们的意识是完全裸露的,也没有那么广大的面积。吴邪侵入后,轻轻喊了一声:“哥们!”

因为是在意识中直接对话,所以这个士兵很快就从睡眠状态清醒过来。没有一醒来的迷糊,他瞬间眼神恢复清明:“他娘的哪个兔崽子打扰你胖爷约周公!?”

吴邪赶紧缩回位置上装睡,挤眼睛示意张起灵帮他解决一下。

张起灵本来闭着眼睛假寐,放出的精神力也感应到吴邪的举动了,但他也实在没想到吴邪会推到他身上来。

那个士兵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上来了,一看前座两个人,一个躺着在睡,一个人坐在座位上风雨不动安如山的。

“那边那个……!”

他眼神在两人身上溜了个来回,注意到张起灵肩上的军衔,一下子就把那种“我是来找茬”的气场收回去了。

吴邪撩开眼皮瞄了一眼,发现这人的身躯略显庞大,比目测的还要壮上几分。他不由在心里腹诽道:“死胖子”

张起灵显然是感受到了,转头看向吴邪,吴邪这才乘势装作刚刚转醒。

他第二次撩开眼皮,再一看胖子已经一副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样了:“嗨,不好意思啊长官,打扰了。”

“鄙姓王,诨名儿就不在长官面前提了。”

张起灵“嗯”了一声,也没有要搭话的意思了,吴邪坐起来,只好压低嗓音接过话头:“我姓吴,单名一个邪。”

“那边的长官姓张。”

“哈哈,小兄弟好名字!”那胖子转了转眼珠子,虽说吴邪变了点声,他还是能听出吴邪是刚才那个叫醒他的人,但看看眼前两位的关系,他也很识趣地没有多说。专车的线路是固定的,也就是他们之后要到达的目的地是一样的。不管怎么说,尽量少惹事总是没错的。再说看那个稳压他一头的军衔,他也不愿去自找麻烦。

“那我就不打扰了。”胖子踮着步子回到他的座位上。

除了这个小插曲之外,接下来的可谓是旅途顺风顺水,日头还高高挂着,他们就来到了基地。

下了磁悬浮专车,从观阅台出来后,吴邪也算是第一次窥清了第三军的全貌。

这是他们的起点的地方。

tbc

评论(6)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