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21(哨向 中长 未来 he)

21

等待回答的时间出乎意料的漫长。

吴邪抖了一下手,他很久没有抽烟了,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张起灵见面的时候,在那个时候他倒是对张起灵很不待见,也因为烟瘾的原因,让他那时候整个人都显得烦躁不安。

他吸了一口气,咂了咂嘴,空气里都是张起灵稳定的信息素,这使他的烟瘾被压制了一大部分,现在他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在这个时候意外地很想来一根,也不为了其他的什么原因,就单纯地想缓解一下现在的心情,叼在嘴上罢了。

他觉得张起灵应该不会给他答复,毕竟这个问题并不是特别重要,也不是非答不可,而是归咎到“可答可不答”的范畴里。

吴邪瞄了一眼张起灵,从感受到的通感来说,他们之间的联系还算是紧密,经过刚才一番信赖与合作的实验,吴邪几乎觉得他们亲密无间,似乎没有任何人能再和他做到这样的地步,他们就是已经相伴相依了很久的老伴侣。

但事实并非如此。

吴邪回想了那天晚上浏览的资料,也许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是心血来潮,但这一次,他决定要主动出击。

“在你眼中我怎么样?”

张起灵一直没有回答,虽然他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但在吴邪的感觉中,他的意识云出现了一些波动。不是很大,但的的确确是出现了。

张起灵稍微思考了一下吴邪这句话包含的意思,然后给出了还算是中肯的回答:

“你很好。”

吴邪得到了回答,仔细琢磨这三个字,又感觉有点遗憾,似乎两人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有一点小小的偏差,他只好又说:

“谢谢,你也很好。”

“嗯。”

张起灵毫无压力地接受了这句赞美,两人登时又没有了下文。

吴邪的脑子里零零碎碎闪过很多东西。他们认识不久,但相识后几乎所有事情他们都是一起面对,可以说他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交集。

在那次食堂分别后,他认真审视过张起灵与他之间的关系。

也正因为这样,他花了很大的力气说服自己,张起灵是他的伴侣。

有多难下决定,一旦决定了以后,就有多大的坚定来肯定自己做的这个决定。

现在在他心里,总觉得张起灵作为一个很特殊的人存在于他的后半生,而这种关系,并非一对绑定石,或者口头的登记就能够变得牢靠的。他总想做点什么,就算失败了也没有关系,至少能让张起灵更加长久地呆在他身边。

世界上不缺一头热的人,南墙也不少。

他很明白机会把握在自己手上,他这次开口,已经决心要得到彻底而肯定的答复,现在的时机或许说不上最好,但也的确不错,至少没有闲杂人等打扰。他干脆乘着这个机会继续追问下去:

“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像法律承认的那样,是伴侣吗?”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总觉得表达得不太对,看张起灵的脸色又不像是能主动和他弄明白的样子,只好硬着头皮接着道:

“我有意愿和你发展成真正的伴侣关系,不只局限于登记的那种。”

吴邪脸上有点冒热气,他说得很直白。

临时结合的通感没有消失,他可以选择从空中散逸的哨兵的信息素中了解到一些什么信息,或者向张起灵的意识云里窥探一番。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不动声色地抽了一下鼻子,希望能从空气中捕捉一点蛛丝马迹。

然而他能了解到的张起灵的信息素,依旧是冷静而平缓的,并没有因为他的一番话有什么起伏。

“你怎么想?”

吴邪的心揪在半空,他很明白自己的心情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张起灵的眼皮子底下,也第一次感受到要在告白对象面前真正做到不怂,其实是非常之难的。

黑豹支棱了耳朵,云豹也静静地窝在它旁边一动不动。

张起灵的表情看起来居然破天荒地地有点微妙,他低头不语,却把黑豹收了起来。

空气中的信息素开始起了变化,云豹在黑豹消失的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安,它呜呜咽咽地在原地打转,脚步零碎,身影迷惘,随即也被吴邪顺势收了起来。

看来没这么简单。

吴邪的心情沉得很低,他静默地想。

一头热的人撞上南墙,虽然说于自身是无悔,但总都会痛的。

tbc

小吴告白失败【?

评论(28)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