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记梗】我稍微记几个梗

【1】大侠的pp

古代的背景。

人人都知道镇头的钱庄里有一个绝世高手,所有想要赊账抢东西的人,都见识过这个大侠的厉害。

大侠的老板是一个敦厚的胖子。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苦口婆心地对大侠说:“尽量用文吧,实在不行再动武。”

大侠连声说好。

然后第二天,遇见了无理取闹的人。大侠封了那人的穴道,轻功一提把那人拎进了小黑屋,问他:

“你还不还钱?”

那人跛着一张脸,一边抖腿一遍吐唾沫,横竖一个痞子样,道:“没钱还什么?”

大侠一看,也不多说,就当是没辙了,当场就把这人打得嗷嗷乱叫,就差没把自己祖宗叫出来一起求饶了。

大侠撒手,仰头一吐气:“早知道要挨揍,我用文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我哪知道你那一句话也叫用文啊!”小流氓哭丧着脸回家取钱,走路的姿势实在不敢恭维。

这样的事情多了,老板也只能叹叹气,到后来,连叹气都没有了。毕竟最后钱都回来了,结果也算好。

有一天,镇上来了一个生面孔。气场凌冽,面无表情,身上裹的黑袍好像都沾满了血腥味道。

他到钱庄来,一言不发,却黑着张脸想要借纹银百两。

老板一看势头不对,只好叫来了大侠。大侠二话不说就把这人拎进小黑屋里去了。

但是他拎了这人以后,却发现他忘记问老板为什么叫他了,只好开口按照原来的套路来:“你还不还钱?”

那人默不作声地看向他,眼神平静而包容。

大侠一愣,道:“失礼了。”

直接冲上去同那人过招,两人你来我往了几十招,大侠却被对方使了个巧劲按在了那人的大腿上。

他趴在那人腿上,感觉自己屁股被轻轻拍了一下。

大侠当时就慌了,他对外大声道:“掌柜的,这人是想干什么来着??”

老板回答道:“借钱。”

“借钱你喊我干什么?”大侠羞愤欲死,屁股上又被挨了一掌。

“他一声不吭杵在那里,我也不好意思叫他画押啊。”老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心虚,“你叫他画个押吧。”

“哦。”大侠挣扎着爬起来,从柜子里抽出了一张纸,也不敢看那人的脸,道,“押吧。”

那人一咬手指,就在那文书上印上了红手印。

“今日是我有错在先,但,你今天打我屁……打我之事,我记下了。”大侠抱拳拱了拱手,“来日再讨教。”

“早知道要被打屁股,早干什么去了?”那人声音极小,低沉悦耳,若非大侠听力超群,定会漏过去。

大侠转身便走。

那人裹了裹黑袍,对大侠离开的方向捻了捻手指,“恭候讨教。”

=========

讨♂教

=========

【2】邪魅一笑受

00

攻从来就没见过这样的受。

不论何时,受对着他笑只用右半边儿脸。

挑个嘴角,眉毛下压,衬着他那双丹凤眼特别电人。

于是攻也对他笑,就是那种很普通的,很轻松的笑,带出了气音的那种。

受脸红了。

02

攻被受壁咚了。

被矮了自己7厘米的受壁咚,攻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他看见受倔强地扭过脖子去。又露出了他攻气十足的右脸开始邪魅一笑。

“你干什么呢,嗯?”攻凑在受的耳朵边儿上轻轻说话。

受又脸红了,红到耳根子去,但是依旧倔强地拒绝扭头。

于是攻掐了掐受的右边脸,继续再接再厉。

“颈椎会难受的,宝宝听话,嗯?”

受跑了。

04

攻看见受的脖子很僵硬地拧巴在一个角度。

他很想笑。

受明显看见了攻,条件反射脸上一板就要使出邪魅一笑。

然后在半路被攻绕到了左边。

受僵着脖子“哎呦呦”了半天。

攻毫无悬念地看到了受脸上的那个酒窝。

那个能让一切邪魅一笑变成傻白甜的圆圆的深深的酒窝。

配着上挑的眉峰和微眯的眼睛。

“宝贝儿。”攻搂住受吻了他一下,又笑他,“大宝贝儿。”

01

受最近很烦恼。

他对着镜子习得了据说每一个攻都必须要具备的技能——邪魅一笑。

but只能施展出一半。

并不是他不够邪魅,而是他天生有一种基因缺陷。

他有酒窝,只有左半边儿的。

03

受想要攻攻。

所以他才学了这个技能,但是这个技能似乎并没有撩得攻四肢发软晕头转向。

而且受只能用右脸对着攻,真的很蠢。

他之所以还是没有放弃,有另一个原因。

他不管怎么笑,都会笑出一种乖宝宝的样子。

所以在只能把右脸对这攻,右脸还不太好看的大背景下。

受壁咚着攻依旧坚持对攻使用邪魅一笑技能。

05

受有点儿崩溃。

他颈椎似乎真的出了点问题。

受歪着脖子来见攻,非常习以为常地使用了邪魅一笑技能。

攻轻松地绕到了他的左边,听到受慌慌张张的“哎呦呦”的痛呼。

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亲在了他酒窝上。

“宝贝儿。”攻低低地道,“大宝贝儿。”

【06】

受不再对攻使用邪魅一笑了。

因为自从他们啪了之后。

受觉得被啪也不错。

于是他们就愉快地啪啪啪了。

于是他们就he了。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