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17(哨向 中长 未来 he)

17

走?又要走去哪?吴邪看着张起灵一动不动的,只好啊了一声示意自己并不明白张起灵的意思。

“先喝这个。”

张起灵见眼前的人一脸不解,便自己走上前去,把手里拿着的一瓶营养剂递过去,吴邪赶忙伸手去接。

结合这天色,吴邪才意识到张起灵是要带他去吃饭。他看着手里的营养剂,不禁有点好笑,他没想到张起灵居然是二十四孝好男友型的。

吴邪哥俩好地搭上张起灵的肩膀,动作亲密,神态放松,他道:

“小哥,谢谢!”

张起灵被他压了一下,微抬下颚:“不用。”

“哈哈,以我们的关系来说,我今天对你道的谢已经够多了,然而道谢并不能当饭吃,还是弄点实际性的东西,顺便纪念我们登记第一天?”吴邪笑了笑,“虽然作为纪念来说,食堂有点磕碜。这顿我来请吧。”

“好。”

张起灵任吴邪的手搭在肩膀上,另一边手扶住了吴邪的腰,把人卷在臂弯里。感觉到布料下的紧致肌肉传来的温度,心情也是颇好。

虽说是高科技时代,能满足人们人体需求的药剂营养品随处可见,但是“吃”作为一种满足味蕾以及饱腹感的享受,还是现在人们最为喜爱的补充方式。

吴邪攥着卡站在窗口前面,第一次深刻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刷卡付钱的男人最帅。

“小哥,你要吃什么?”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这句话问得很没有必要,因为张起灵看上去不是一个会挑食的人。

张起灵看了一眼菜单,道:“和你一样。”

虽说是不挑食,但每个人都有偏爱的口味,吴邪一时也弄不清楚张起灵的口味,只好暗暗下决心慢慢摸索。

他点了常规的两素一荤,又叫了当日的几盘热门小碟,想了想还回头补了一盘清蒸鱼。基本上所有口味的东西都点全了。

吴邪带着张起灵一路溜到最里面。

“这里的东西的味道也就这个水平了,你也是知道的。”吴邪有点不好意思,“下次带你去我认识的那家。”

吴邪搓了搓手,眼睛一瞥看到手上的管理器——他们就快要离开了,这个约定看起来遥遥无期。

“下次我请。”张起灵抬头看了看吴邪,补充了一句,“你要记得。”

“嗯。”吴邪应了一声,整个人看起来温顺得不得了。

菜很快就到了,从桌子下面的凹槽徐徐升起来,各种香味弥漫在空气里。

吴邪道:“小哥放开肚皮吃,要是吃不完,收拾收拾弄回宿舍还能凑活一餐。”

他把筷子递给张起灵,自己手上也不停。处理了一下午东西,中午那餐又跳过没吃,这会儿他真是有点饿了。

吴邪低头扒饭,余光偷偷瞄张起灵,见张起灵对着清蒸鱼兴趣挺大,心里想张起灵应该是比较喜欢清淡的东西。

他把鱼转到张起灵面前,又拨了几个小菜过去,然后继续低头扒饭。

吴邪低头的时候听到张起灵轻笑了一声,他眨了眨眼睛,把心里的那些小情绪都甩出去。

他刚刚把碗放下来,就看见从对面伸来了一双筷子,然后碗里就多了一块白嫩的鱼肉。

“吃菜。”张起灵又给他夹了一筷子的肉。吴邪一惊,饭还没咽就要搭话,便理所应当地被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我……我自己来小哥!”他赶忙把头转到一边,咳得满脸通红的。张起灵好像是没意料到吴邪会是这个反映,起身伸长了手给他拍背,然后走到他身边。

吴邪颤颤巍巍地拿了水杯往嘴边送,却在半途被张起灵截下来。

“缓一下再喝。”

他扶着张起灵的手臂,喘了几口气,然后拿起水杯灌了两口下去,这才感觉自己的嗓子活过来了。

这顿饭吃得充满小意外,但总体来说气氛不错,最让吴邪吃惊的是,点的那么多菜居然也吃得七七八八了。

“小哥,你一会儿回宿舍吗?”吴邪拿纸擦了擦嘴,顺口问了一句。

“嗯。”张起灵站在一边等他。

“那我也回去了。”吴邪蹭了蹭裤边,慢慢地说道:“我明天去找你?”

“嗯。”

张起灵回到宿舍,看到房间里一切如常,椅子被推进书桌下面,杯子也洗好倒扣放在桌上。

他把桌上的笔记本拿起来,打开抽屉拿出铅笔,照着纸轻轻刷了几下,纸上随即出现了几行淡淡的字迹。

他看着纸上的内容,笑了一下,然后把本子夹到那叠资料中间,想起了吴邪通红的脸。

吴邪走在路上,觉得他和张起灵已经直接跳过了热恋期,到了老夫老夫的相处模式。

他本来一点儿也没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成这样,也不想改变什么。但在这会儿,他的确觉得有张起灵在身边很好。于是他决定,在工作之余,要为这段关系做点什么。

他思索了一下,反手关上门,坐在办公桌边上,把憋了很久的云豹放出来。

云豹卧在他腿上呼噜了几声,大尾巴有一下没一下扫着吴邪的腿,管理器屏投射出来的光照得它的眼睛亮闪闪的。

——谈恋爱的一百种方式。

tbc

嘻嘻嘻不如吃饭,谈恋爱不如吃饭

评论(22)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