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16(哨向 中长 未来 he)

16

这件事情算是起了个头。之后的各种流程程序吴邪大概有一个了解。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他现在就想回自己的寝室去理一理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他的宿舍楼在整个住宿区的最南边,也就是最外围的地方,路很好走,就是路程太远了。张起灵站在他旁边,看着吴邪又有点要走神的样子,干脆领着他去离行政中心较近的自己的宿舍。

吴邪还在想着一会儿要递交的申请资料,脚一点不停,沿着大路直接向前走,但随即被张起灵牵引着拉住手。他攥了攥手,觉得有个人在身边挺好的,至少不会一回过神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

他们来到宿舍区的区域入口,那个精神体是猞猁的门卫这次很快就认出了张起灵,他轻踏了一下地面,挺直腰板。

张起灵抬手示意他不需要问好。那门卫退到一边敬了个礼,很快就放行了他们。

接下来的路程很短,张起灵领着吴邪径直向里走。

“嗯?”理清楚思路的吴邪回过神,看到张起灵在他的眼前站定了,“小哥?你这是?”

张起灵把管理器按在门上,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咔嗒”声,是锁扣弹开的声音。吴邪看了看周围,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他的宿舍,而是张起灵的。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上次送张起灵回来的时候,他就来过这里了,只不过当时只站在门口,周围的标志性建筑是认了个大概,至于室内,只是匆匆一瞥,倒没什么印象了。

“我可以进去?”其实只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在哪里整理思路都没什么差,张起灵寡言,自然没有打扰这一说。更何况,呆在张起灵身边,反而让吴邪有一种安心感。

“嗯。”张起灵推开门,吴邪透过他与门缝之间的一点点空隙看到了室内的样子,用他的话来说,最好的形容就是——空。

整个房间里几乎没有多余的东西,外面的光打进来把屋子照的非常敞亮。单人床的床头正对着窗户,床上是叠好的被子以及摆正的枕头。窗台上面是调节光线的半壳型轻质膜,宿舍配备的桌子上码着几本格斗技巧的书和厚厚的资料,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新的笔记本。

吴邪有点惊讶,在这个年代还喜欢手写的人并不多,他实在没有看出来张起灵会是喜欢手写的那类人。

作为一个军人,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并不让人感到奇怪,但服役结束后,往往惰性一出,很多细节上的问题就会被忽略。但是在张起灵身上,似乎从来就没有过“惰”这样的表现,至少在这个房间里,吴邪没有找到任何破绽。

张起灵走了几步,把室内的光线稍微调暗一点,然后抽出了了书桌下的那把椅子,示意吴邪坐下。

他的房间没有第二把椅子了,似乎他从前从没有考虑过会有人来他寝室这一问题。张起灵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吴邪,随后坐在了自己的床边。

吴邪把管理器在桌沿的扫描区刷一下,桌面就跳出了一个窗口。他把水杯放在窗台上,在正式工作之前,吴邪转过头去看了看张起灵。张起灵坐在床沿看着他,身板还是挺得很直,似乎就算到了这里他也没有一点放松。

“小哥,谢谢你收留我。”吴邪抓了抓头,“你先睡会?一会儿我弄完了叫你起来。”

他拿起那个本子,感觉自己有点得寸进尺,小声道:“这个本子可以用吗?”

  

张起灵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道:“你自便。”

吴邪看他这样只得放弃叫他去休息的打算,他把本子先放在一边,喝了口水,深呼吸了一下。开始处理那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官方有提供各种报告以及申请书的样板,吴邪对于这一套已经轻车熟路了,他刷开历史记录,先把已经填写好的空间申请递交上去,顺便帮张起灵也递了一份,虽说张起灵有足够大的空间,但是对于这种好事,吴邪还是觉得多多益善。

双人的训练室程序使用已经批下来了,吴邪把文件拷到本地,顺便把原件转发给王盟,交代他把必要的说明拟一下,顺便看一下配置的场地有没有问题。

随即他打开了第三军的军方资料库。

对于这件事情,他还是有一点在意的。

他翻到军队参考数值那里,查看了一下第三军的士兵素质,然后把最强力的前1000名精英筛选出来,这些人只需要一对一一小组就可以了。

剩下的士兵以2对一的的队形组成,这样能尽可能减少哨兵们的负担以及第三军伤亡。

第二军的后备……吴邪揉了揉眉心,暂时不去管这方面的部署。

他再一次刷了管理器退出界面,沉思一会儿,把桌上的本子翻开。

有的时候,事情再怎么想也不如列出来来得简单。吴邪感觉本子的纸质很舒服,他翻回本子的封面,发现这本子的设计很简约,颜色也是让人看得很舒服的牛皮纸黄。

吴邪摩挲几下内页,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笔。

  

  “战争——接头——哨兵——禁闭——实验——登记——结合?

  张起灵——缩骨——背景——身份——相容度——结合?

  军方——哨兵——压力——战争——结合?”

  

他列举了几条线索,发现结果或者关键,都提到了“结合”。吴邪感觉有点心堵,现阶段他最不想发生的一件事情就是“结合”,所以他才会找张起灵先去登记,但偏偏所有线索的最后都指向了结合,并且这还是目前所有事情能达到的最好选择。

笔无意识得在纸上打圈儿,吴邪心想着要不然眼睛一闭一睁,男子汉大丈夫,连死都不怕,干脆就为了国家“献身”一次。

一边心中又很是不甘心,不甘心在付出了这么多努力以后功亏一篑。

吴邪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把结合两字都划掉了。他把这一页纸撕下来,叠好塞进了口袋。

他伸了一个懒腰,再拿过水杯的时候才发现杯子里的水已经凉了,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张起灵不在房间里。

“小哥?”吴邪站起来溜了一圈,屋子里的确没有人。

他推开宿舍门,看到迎面走来的张起灵。

刚刚坐在自动调节光线的装置下面还没什么感觉,一出门吴邪才感觉到天色其实有些晚了。张起灵走在拟态的余晖下,背影渡了一层边,他一步步接近吴邪,继而站定。

“走。”

tbc

评论(6)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