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14(哨向 中长 未来 he)

14

匹配的信息素是最好的兴奋剂,吴邪皱着眉头走了两步,有点不适应这种状态。他只觉得他这会儿就像是磕了药一样,身体轻飘飘的,连走路像是踩在棉花里。

这种感觉非常操蛋,一个四肢健全的大老爷们,不得不像没断奶的屁孩儿一样重新适应走路方式,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摔个狗吃屎。

“艹!”吴邪暗骂一声,转而就被张起灵扶住。

“很难受?”张起灵穿过他的腋下,抬手拎了他一下。

这样的姿势很亲密,吴邪有点不习惯这样的亲密。他反射性地挣了一下,道:“还好,就是有点不适应。”

张起灵没有放开他,只是拉着吴邪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让他靠着:“调整一下。”

吴邪稍微思考了一下,从旁人角度看来,他们现在的姿势可能已经遭到了单身鳖嫌弃,并被他们的怒火烧尽了。吴邪不禁觉得脸上发烧,但瞬即转念一想:他们已经是登记过的人了,再怎么亲密也是天经地义。

最后这个念头很有道理,吴邪想了想感觉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他暗戳戳地反省了一下自己——他还没有充分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夫了。

他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想通了之后,就一脸大爷样地向后靠了靠,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用来习惯现在的状态。

他甩了甩头,暂且觉得脑子能清明一点。

吴邪转头看了一下张起灵,刚才后背贴住的胸膛很结实,就像张起灵本人一样可靠。他笑眯眯地用头蹭了一下张起灵的肩膀引起他的注意:

“你觉得上头会为难我们吗?”

张起灵按住吴邪乱动的脑袋,顺手摸了两把:“不会。”

吴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把张起灵的手从头上捉下来,追问道:“为什么?”

“他们不敢。”

张起灵只回答了四个字,吴邪暗道一声果然,一下就明白了他所说的意思。他低头玩张起灵的手,自言自语道:

“他们的确不敢,我们这样的例子不说千年等一回,十年不可一见也算是有了,要是这节骨眼上闹翻脸了,摇尾巴的肯定不是我们。”他戳了戳张起灵的手心:“还有你,你的背景我不知道,不过看你这态度,你们家似乎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张起灵一顿,才反应过来吴邪在有意无意得套他的话,他握了手把吴邪的手抓住,道:“你想知道,我会和你说。”

吴邪对上张起灵的眼睛,一脸无辜地道:“没有啊,我只是想知道,我能不能找到婆媳关系的正确处理方式而已。”

他抽了手回去,站起身来:“走吧。”

张起灵看他一脸不在乎的表情,也不戳破,只想寻个合适的机会把话说清楚了。但眼前还有事情要处理,便暂时搁置了。

吴邪在前面走,步子看起来稳了很多。张起灵放下心来,黑豹挠了挠他的裤腿,他才起身跟了上去。

军区很大,是扇形模式的排列,核心一区位于整个军区的中心,剩下的服务区或者训练区居住区则是扇形环绕中心分布。“塔”也处于一区的中心位置,离行政报告B栋不远。他们出了“塔”,远远就能看见B栋楼。

路程很短,他们没花什么时间就到了。报告会议室就在第一层,吴邪推开门,粗略地扫了一眼,没想到里面坐着的人还不少。

张起灵和他一起走进去,里面的人显然没想到这两人会一起出现,刚想给两人做思想工作的那套说辞都咽在肚子里了。

为首的那个老头清了清嗓子:“你们……”

吴邪吸了一口气打断他:“没错,我们已经在一起了,登记结合了,而且我们很恩爱,会一起上战场,不会当逃兵。”

他掏出了那颗绑定石晃了晃,“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老头转向张起灵,张起灵定定地看着他,掏出了另一颗绑定石表示认同。

“既然你们已经登记了,嗯……”老头扣了扣桌面,“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说。”

“前线已经开火了。”

tbc

评论(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