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02(哨向 中长 未来 he)

02

最远处的精神障碍已经被触发了,也就是说还有不到5分钟的时间交易人就会途经这里,这无疑是最好的抓捕时机。但现在眼下却多了一个大麻烦——

张起灵。

吴邪唯独算漏了这一点,为什么哨兵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此次的任务是B级任务,虽然谈不上是高级保密任务,但隐藏身份已经成了惯例,要是让上头知道他栽在这条小阴沟里,恐怕免不了一顿嘲笑和3天禁闭。为此吴邪也想过很多解决方法,比如装冷淡,一般人看这情况也会自讨没趣,结果人家脸比他还冷,天生一副面瘫样。偏偏脑壳有问题,不但不走,还和他家精神体一起贴上来了;又比如说忽悠走这闷蛋,结果人家根本八杆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一句话不接要怎么忽悠?

所以当下最好的解决方案恐怕就是暂时控制这个哨兵,让他暂时充当一下打手,事后再一个暗示让他忘了今天的事情。好吧,这方法虽说有些不体面,但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吴邪在心里暗暗地给张起灵点了个蜡,然后猛地把精神触手刺进了这个哨兵的意识云。

张起灵的意识云并没有设置保护,这让吴邪的精神触手刺得有些过头,对于这样的设置,吴邪有些惊讶也有些不屑,太过自大是哨兵们的通病,但不设防实在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应该有的失误。

张起灵的意识云很广大,并不像是其他哨兵那样一片惨不忍睹的暴躁气息,但其中还是有极其微小的兴奋地蠢蠢欲动的火星子。吴邪一路往中心探,出于人道主义避过了记忆片段,途中顺便用精神触手小心翼翼得帮张起灵按灭那些小火星子,又出于心虚帮他认真地做了次精神疏导。

两人并没有结合,所以通感不强,虽然还有间断的排斥力,但是过程意外地顺利,没费多大劲吴邪就顺利地控制了眼前的哨兵。他挑了挑眉,颇是高兴得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然后掏出智能管理器看了看时间。

还有3分钟。

张起灵一直在观察吴邪,所以吴邪把精神触手接近他的时候,他一向敏锐的感知就已经提醒了他,但吴邪并没有恶意,他也有足够的信心能在关键时候打断吴邪任何不妥当的举动。所以干脆就放松了对意识云的保护,只是静观其变地等待吴邪下一步的动作。

意识云可以完全地感知闯入者的心情,于是张起灵很好地理解了吴邪一开始惊讶与不屑,但当他感觉到吴邪一路上带着愧疚的心情帮他彻彻底底地“泄火”,并丝毫不去触碰记忆片段时,突然就觉得有点好笑。

哪里有人利用别人还在乎别人心情的道理。

最后的控制指令张起灵作为最后底线并没有接受,只是模拟了指令造成了个接受的假象。

张起灵一睁开眼就看见眼前的男人松了口气的样子。身边的黑豹蹭吧蹭吧往吴邪身上粘上过去却发现意外地没有被人无视,吴邪搂了它到身边来,搔了搔它的下巴,又顺了一遍它油光发亮的毛,最后拍了拍它脑袋:

“你一会儿可不要给你主人丢脸啊。”

吴邪说话时嘴上还叼着根草梗,含含糊糊得笑出了声。忽的抬起头来就对上了张起灵的脸。吴邪盯着张起灵那张万年冰山脸,突然就起了玩性:“嘿,闷哥儿,笑一个?”

不用想张起灵就知道吴邪在给他下指令,也只好配合得弯了弯嘴角。

吴邪惊呆了。

惊呆的理由被吴邪归咎为二十几年也没好好谈个对象,憋得太久才会产生眼前这人简直帅哭了的错觉。他忿忿不平得摸了摸自己的脸,感受薄薄的人皮面具带来比体温更低一点的温度。

这次的这幅面具只能算是微调了容貌,要说真实的长相,其实吴邪也不差,只不过轮廓更加的硬朗,更加有男人味一点,虽然谈不上帅得天怒人怨,但找个对象也是手到擒来的。

吴邪甩开脑子里杂七杂八的想法,凝了凝精神力,向最远端的障碍单向延伸探去。

这种单一方向的探查虽说不能全方位覆盖洞悉,但好在精神力集中的距离非常远,可以更好地掌握交易人的动向。

折腾了这一会儿,远远的地平线上已经可以看到隐隐绰绰地有了人影,精神力的覆盖范围里出现了两个人。

两个人?一个是交易人一个是附庸,还有一个人呢?那个保镖呢?

糟糕的念头一闪而过,吴邪绷紧了身子刚要卧倒,下一秒就被一直有力的手扳着肩膀按倒在地上,头上一条激光射线擦着头发扫过,千钧一发,他离死亡太近,甚至可以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

身边的黑豹已经窜出去了,吴邪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张起灵抱着滚了几圈,被他死死压在地上,原地留下了一排烧焦的土坑。

我草他娘的老子要吐了,这是吴邪此刻最想要说的话。

“找掩体躲起来!”他还什么都没说就见张起灵拔了刀从他身上翻了出去,不远处黑豹已经和一团灰蒙蒙的东西纠结在了一起。

靠这到底是谁在出任务啊!

吴邪感叹自己还能在这凶险万分的时刻吐槽,内心却镇定得很,他没有马上起身,而是瞬间就拉开了精神力组成的“网”扫描,张起灵已经跑出去几步了,但远处的交易人已经交易完毕了,眼下的情况还是以抓住交易人为最终条件。

吴邪咬了咬牙,翻身就往张起灵那边赶。

“小哥!换过来!这个我来,交易人你解决!”吴邪尽量把意思表达的清楚,语气诚恳一点,张起灵并没有受到他的控制,但这时候除了相信对方,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吴邪把精神触手凝成尖端,远处的哨兵用火力压制着他的行动,他只好盯着哨兵的眼睛给他下暗示:“放松——”

张起灵靠了个田埂蹲下,抽空瞥了一眼吴邪那边,情况还算是稳定。

吴邪已经离那个哨兵很近了,为了不引起注意,他趁手的刀并没有带在身上,吴邪默默计算了一下贴身和哨兵近战的胜率有多少,但一想到一会儿还有个大麻烦要解决,果断还是决定用精神攻击。

远处的交易人已经匆匆跟着附庸走出去好远了,张起灵贴地在田埂附近捞了个石块,颠了颠重量就甩了出去,远远传来一声惨叫。

那附庸大概永远想不到怎么会有石块从四十米开外精准地砸到他老大头上的。

吴邪组了精神屏障把那哨兵定住,扑上去盯住他的眼睛,吴邪的眼睛亮起来,然后瞳孔竖起来变成了椭圆形。

“你快要死了。”

向导的暗示并不能真的从肉体上杀死一个人,只能调动起他们全身的恐惧再以精神触手攻击神经薄弱的地方。

长时间的暗示非常辛苦,注意力高度的集中让大脑很不好受,吴邪看着眼前的哨兵抖得像个筛子,知道差不多已经到了收手的时候了,他举起了尖锐的精神触手——

远处一声惨叫让哨兵迅速回神,吴邪暗骂一声不好,顾不上脑仁的抽痛,先把哨兵绊倒在地。那哨兵跪在地上,刚起身了一点就重新被一个可怕的重量压回了地面。

吴邪看见张起灵双膝压在那个哨兵的肩膀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汗水挥洒在空中,像极了神坻临世。然后腰部一发力,嘎哒一声,干净利落得拧断了哨兵的脖子。

张起灵落下来,军靴踏在黄沙地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黑豹也远远的飞奔过来。

然后吴邪听到了一个陈述句:“你是个向导。”

tbc

总之再放出来看看你们看不看【。

评论(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