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军火 01(哨向 中长 未来 he)

引子

“3015年5月,星际区域战争爆发,前线第三军兵力锐减,现向全国发起征兵令,为国奋斗是军人的职责……”

街头三维影像还在投射国防部征兵启示,局势紧张的气氛一点没有波及到这个繁华的城镇。人们笑谈着生活琐事,女人们毫不担心地围在一起聊最新的一期的星际杂志,议论专访里的那个新上任的少校有么多英俊迷人,在女人眼里,相貌固然重要,但最为关键的是权利,绝对的权利能让很多人得到倾尽财富都得不到的东西。而权力的基础,则是让人们为之疯狂的,这个男人的职业,一个高级哨兵。

哨兵是每个国家的安全保障,先不说过人的身体素质和领导才能。光是精神体拟出的量子兽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忌惮。军校保证的不仅仅是第三军普通兵力的输出量,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哨兵组成的第一军队。

出生后的DNA登记库记录了所有出生的哨兵,而他们的命运也被完全决定了——参军,每一个哨兵都会被强制收编,但好在他们大多好战好胜,被编入军校也是大多哨兵的梦想,于是政府与这一特殊群体还算和谐得相处在一起。

第一军队和第三军全部是战场上的主要兵力,前线的士兵按身份,可控性,身体素质等多方面参考数值分成四大类别,普通士兵和低级哨兵通常是冲锋组,中级哨兵和高级哨兵则通常为前线指挥的高层,必要的时候编作特别输出部队上战场。

而第二军则是负责后勤的向导组。哨兵运用“本能”攻击太久会引发狂躁症,这时候只能靠向导的精神力才能抚平。如果说哨兵是上天赐给每个国家的宝物,那么向导就是上天赐给哨兵的宝物了,没有向导,哨兵们会在过度地爆发下死去。

人类的进化是为了适应环境,而越是恶劣的环境越是造就了当下的人。

===================================================

脚踩着厚底军靴的男人利落地一脚踹开扑上来的哨兵,用肩上扛着的量子炮轰开了他的头,反向的力量引发了男人不满的轻啧一声。索性让它脱手向后方丢去。

“嘿哑巴,我说你能不能丢东西前打个招呼,好歹也是辛苦百姓的税钱啊,磕坏了你对得起他们吗?”

不是哪里伸出一只手捞住了重炮,带着墨镜的男人说得正经,语气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流氓样子,拿稳了重炮就上手直接开轰,后座力带着他后退了几步,他晃了晃站定。

“进口货就是不一样,这火力真是他娘的深得黑爷我心。”

他吹了个流氓哨,一回头才发现本该听着他说话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tbc

01

“哨兵,有一封新邮件。”腕上的智能管理器发出机械的提醒声,自动弹出的窗口泛着幽幽荧光。

张起灵划开界面,看也不看地就面无表情得删除了文件。前线战争双方暂时停火,给两边都留出了一个喘息的时间,使不管是兵力的调配还是战略的部署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证,高层被这次的战争搞得焦头烂额,也没有余力去管理这些摩拳擦掌的士兵们,干脆大手一挥就给士兵们放了一个短假。

在这个非常难得的闲暇时候,他并不希望收到任何毫无意义的打扰,所有非官方邮件通通不看直接删除。

张起灵作为一个高级哨兵,上次上前线本就是意外之举,也亏得他们的出现,破坏力一流的输出让敌方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实在是迫不得已才临时要求停战。

张起灵明白这不过是缓兵之计,很快敌方就会加压上更多的精锐部队卷土重来,所以他并不着急,只管好好休息补充精力,平日里他更多时候都呆在军校的宿舍里。宿舍条件并不算很好,但对于张起灵这个并无多少要求的男人而言,只要有地方睡觉,有地方吃饭就已经是满足日常需求了。

军校的训练室实在是很对他的胃口,模拟的战斗氛围尽可能得考虑到了战场上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况。连张起灵都佩服这种变态的覆盖面,但很多细小的漏洞却成为了败笔。

那是没上过战场的人才会出现的漏洞。

这组程序的设计者在全校都被奉为谜一样的男人,只知道他的代号为“关根”。

张起灵无意去揣摩这人背后的身份,只是惋惜不能更完美得完善这套系统。

前阵子的战事使他非常难得能放开手脚,高强度运动让他感觉好极了,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能发泄剩余的兴奋,训练室无疑是个最好的选择。但他明白此时养精蓄锐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决定出去走走。

高级哨兵的数量很稀少,自由在这里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证,只要报备一声,基本上刷脸就能自由出入军校。

新来的门卫兵也是个哨兵,他的精神体是只猞猁,在张起灵靠近时候炸开了一圈毛。

门卫兵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报以例行询问,但张起灵并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就招出了自己的精神体——是只黑豹。

流畅利落的线条,蓄势待发的每一块肌肉,一只年轻而富有高傲的黑豹,也是全军校唯一一只黑豹。

就算是门卫兵再无知也应该明白这代表什么了,他恭谨得敬了个军礼。

“中尉好!”

张起灵点点头就大步走了出去,他的黑豹也悠哉悠哉得跟了出去。精神体只有职业哨兵或向导才能看见,所以张起灵并不用担心自家的黑豹引起恐慌。

而对比起星际中心联盟的高科技繁华地段,他更喜欢拟态的原始地球。在500年前人类开发星系并提供更加优良的住所环境时,地球上的人数就已经锐减了很多。

虽说还有些是政府干预的功劳,但大自然的恢复力惊人,地球表面上的环境的确是有模有样多了。人工掌控的模拟大气层运行得很好,适宜的温度湿度给来这里度假的人们提供了舒适的享受。

张起灵的军靴没有换下,厚重的牛筋底料踏在黄土地上的感觉有点失真。

这行星走低调质朴的路线;兴建小城镇是这颗星球主打的包装。不少人想体验返璞归真的复古农民生活,政府也就顺应民众推出了区域性的体验区。种菜牧场都是试营业的范围,张起灵走在田埂上,无视时不时被虫子吓得惊叫连连的贵妇人,越过逗弄野生兔子的大头儿童,一路不知不觉走出去好远。

哨兵有足够的体力让他逛完这里,张起灵覆盖的精神力也足够广泛,不至于让他迷路。然后,一大群羊引起了他注意。

一个牧羊打扮的男人坐在草垛上。

男人坐着,看不出身高,但体态修长,身材匀称,顶多20岁左右的清秀相貌却搭配了一副与气质不符的老成模样。身上穿着牧羊人的套装,风吹过轻轻掀起衣角。

地区管理的工作npc如此敬业,连服装都准备的妥妥当当。

张起灵扫了一眼男人,精神力覆盖范围内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现象,草垛上的男人也平静地坐着,叼着根烟,目不斜视的看着眼前的羊群们。通过强大的思维扫描,张起灵甚至能看到眼前的男人长长的睫毛下瞳孔微微扩大的放空样子。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精神体先他一步扑上去,强壮的大猫围着男人边上嗅嗅转圈,时不时拿爪子拨弄男人的衣物,甚至打算把自己窝进男人的怀里。

精神体反映出来的表现有一部分取决于主人的意愿,但由于张起灵生人勿近的性格,黑豹向来不亲人。大部分时候黑豹表现出来的都是冷淡的态度,就算是黑瞎子这一认识多年的老友,黑豹对其的态度也只是无比的嫌弃。所以这一次黑豹的行为举动在张起灵看来无疑是反常至极,如果不是主人的性格影响,那么应该就是黑豹的本性使然。

张起灵嗅了嗅,空气中没有属于向导的信息素的味道,他又加大了精神力的扫描,也没发现任何异状。

男人终于注意到了眼下还有一个人,撂了眼皮子看他,又漫不经心地把视线停留在自己的脚边,黑豹眼神晶晶亮地翻着肚皮看他,打了几个滚终于又正义凛然地回到了张起灵身边。

张起灵:……

“这位小哥,出来玩啊?”那人掐灭了烟开了口,带着许久没开嗓的沙哑,声音并不难听,语调带着点上翘的尾音。

“这片就要走到头了,往前走个10分钟就看到出口了,我这一群羊也不好带你走,你看这……”男人抖了抖手表示无奈,表现出来的分明是赶人的意思。

“没事。”张起灵看了一眼好不容易恢复为原样的黑豹,向前走到那人身边。

“小哥?”男人一脸你怎么还不走的表情。

“嗯,张起灵。”

“哦..张小哥,鄙姓吴单名一个邪字。”

见张起灵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吴邪虽有不耐但也不好说什么,烟瘾没过饱让他有点烦躁,几番想要掏烟盒却顾虑身边还有一个人,手起起落落几番最后还是只拔了根草梗叼在嘴上。

拟态的晚春的风带着夏季前夕的湿热气息,舒适的天气很容易让心情明朗起来,耳边羊群时不时咩叫一声,大团的白色绒毛簇拥着挤来挤去,两人长久的沉默却是让气氛尴尬了许多,吴邪大概是没见过寡言成这样的人,只好主动开口找话题。

“小哥,看你这一身打扮,是军校的吧?”

“嗯。”

“军校很严吧?”

“嗯。”

靠,这他娘的哪是寡言啊,这也太闷了吧?吴邪腹诽着张起灵,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卧槽军校出来的怎么长得和星际巨星似得,跑错片场了吧。现在军校这么牛逼随便抓个兵都是这种级别的?难道还是看脸入取的啊?

不过嘛,吴邪漫不经心扫过脚边的黑豹,大型猛兽,还是稀有的黑豹。有这样的精神体就算是弱鸡也能凶上几分了。

黑豹歪了歪脖子,身形一动就又要凑过来,吴邪赶忙又给它下了个暗示——你看不见我。

吴邪并不自夸,自幼就比常人强大许多的精神力的却是胜过了很多人,为了保险建立的三层以上的精神屏障就是用来确保此次的任务万无一失的,要是蹲点这么久最后还功亏一篑自己绝对会抓狂。

他瞥了瞥身边的男人,悄悄地探出了一根包裹屏障的精神触手。

tbc

总之搬来看看你们看不看【。

评论(36)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