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chu(大瓶小邪 幻境梗)

说实话,我实在没有考虑过现在的这种情况。 

按照计划,我应该是在“蛇”的幻境里,并且接触到闷油瓶以及闷油瓶过去的事情。但我实在没想到我会看到我自己。 

现在我以一个很尴尬的视角看着闷油瓶和……小时候的我。 

因为没有感觉,所以四周的情况我不太清楚,视野也比较模糊,但从他们的装备上来看,应该是登山的装备。 

等视野稍微清晰了一点,我才发现四周是石壁围成的洞穴,还有些水蒸气漂浮在半空中,应该是雪线以上的温泉口。 

闷油瓶要带“我”去哪里?我对这一段记忆没有一点印象。 

窝在闷油瓶怀里的小孩子非常安静,闷油瓶本人又是寡言的性格,一时间这么小小的一个空间里,就只剩下柴火噼啪爆裂的声音了。 

一开始的震惊过去,我才有时间去观察“我”的脸。那时候的“我”不过6、7岁的样子,安静的理由是因为窝在闷油瓶的怀里睡着了。因为和闷油瓶贴得很近,半边脸上婴儿肥的肉都有点挤变形了。 

就算是怀里多了一个小鬼,闷油瓶还是一脸波澜不惊的,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与世无争的气场,和我记忆中的相差无几。 

这个场景实在是不多得,先不说那个小时候的“我”是从哪里来的,不管有什么渊源,但总归是“我”被闷油瓶抱过,还睡得老死老死的,这就足够我回味很久了。 

再说闷油瓶这种人,很难想象他能和小孩子扯上边。不是长相或者是体格上的问题,应该是他天生就没有和人亲近的技能存在,成天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别说是小孩了,连大人都不会去自讨没趣。 

我自认为,世界上像我这样追着他跑的傻瓜还是不多的。 

在我进行感慨的时候,闷油瓶一直抱着的那个吴邪醒过来了。 

明显是刚刚睡醒的小孩的迷糊模样,闷油瓶难得没有嫌弃,反而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神情,他揉紧了一点小孩,并拍了拍他的背表示安抚。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他就完全没有管“我”的意思了,又恢复了一脸淡然的表情,盯着篝火看。 

那个闷油瓶怀里小小的我迷糊了一阵,就慢慢睁开了眼睛。也不知道在他那个角度看闷油瓶是什么样子,但肯定是我没见过的风景。 

他睁开眼看到闷油瓶,有一瞬间的迷惘,然后很快反映过来。 

以我之前的推测,带着一个小孩来这么凶险的地方,不是强掳来的就是打晕了带来的。“我”醒来以后应该会大哭大闹,吵得闷油瓶不得安宁。我几乎可以预见“我”被他非常不耐烦地打晕带走的场景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不但没有哭闹,反而一脸“我很乖,我很听话”的表情。闷油瓶的手搭在他背上,眼睛没有看他,但手还是很轻地拍了他两下。 

这一回我看得非常清楚,那种力道透过厚厚的登山服后,几乎就什么也不剩下了。但“我”还是感觉到了。 

他傻笑了一下,做出了一件我这辈子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没敢对闷油瓶做的事情。 

他扭了两下,够到了闷油瓶的脸,直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发出一声很大的“chu”的声音,在静悄悄的山洞里特别明显。 

闷油瓶直接僵在了原地。 

这种表情也很稀有,闷油瓶的表情图鉴可以再解锁一格了。我在心里偷笑了一会儿,为儿时的我自己点了个赞。 

闷油瓶看起来完全不会应对这种事情,他僵了一会儿,强行镇定下来。把“我”从他脸上拔下来,重新塞到了怀里。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的感觉我一点都不想再描述。总之事后,我在地下室的躺椅上醒过来,鼻血糊了一脸。 

我躺在椅子上,在身体不能动弹的这段时间里回想了一下刚才。“我在很小的时候就非礼了闷油瓶”,这种事情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我意想不到的。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笑,但差不多过了10分钟后,我才爬起来,把一脸血给擦了,灌了一口雪碧。 

经历过这么多次幻境,我第一次心情轻松起来。 

所有的一切还在进行,我是知道的。 

但因为雪碧很甜,所以这次我也短暂地甜起来了。 

end

评论(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