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死无葬身之地 06

>>06


白雾一般的炊烟升腾到空中,不久便融入晚霞里,随着青烟望去,倒是能看到这药馆子的后面别有洞天。


早些年在这药馆背后的一块地,是好生空荡的,只划了南边的一块地用作临时的草药种植培养,剩下来的倒大多荒废了,就由着他们自生自灭。


但日,这胖老板无意打量着块闲置的地时,便起了修葺一番的念头。他也不雇泥瓦匠,就着自己年轻时候的些本事,张罗了伙计,在北边盖起了一小幢屋子来。


后来不断扩建,倒有了些规模,也就用作家宅一般的效用。现如今,便请了张吴二人在那儿一聚。


吴邪四处打量一番,惊道:“胖子你这厨房可是又扩建了?”


“民以食为天嘛。”胖子从那厨房探出头来,“这口腹之欲怠慢不得。”


“再稍微等等,还有一个汤就能开饭了!”


吴邪溜达一圈,便坐回张起灵身边,见他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开口问道:“小哥?”


“……”张起灵对门根那里的砖盯了片刻,又扫过破旧的门踏,最后才把视线转回吴邪身上,“这处是胖子自己修的?”


“是啊……”吴邪眯了眯眼回想了片刻,“早些年他自己修的,原来这里还只是一片空地,可不及现在热闹。”


“怎么了?”


“没什么。”张起灵低下头,“很漂亮。”


“那是自然!”吴邪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最早时候修这屋子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当时选的可都是好料子。”


“嗯?”张起灵看起来有点惊讶,但也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有深究的意思。


“开饭啦!”胖子一嗓子喊出来,“天真你来帮着端一碗!”


“诶——”吴邪远远地应了一声,笑道,“那小哥你便先坐着,一会儿就让你感受一下我们胖子的手艺。”


吴邪说得没有错,胖子的手艺的确非同一般。


虽说这几菜都说不上贵重,是些平淡家常菜,却生生地让张起灵吃出了些温柔缱倦的味道。


“这是?”


“相思熬成的汤,情话炒成的菜,还有切不断的羁绊烩成的肉。”胖子呵呵一笑,侃侃而谈起来,“我们这个地方,多得是情。”


“想我原来也邂逅了一个……”


“胖子你别贫!”吴邪赶忙阻止道,“不过是骨汤、炒青菜和藕片炒肉罢了,怎么被你说的这么肉麻。”


“很好吃。”张起灵淡淡道,“我尝出来了。”


“看吧天真,还是小哥能懂我!你怎么一点都感不出你胖爷我的爱心?”胖子摇头晃脑地摆了几下头,一脸唏嘘的表情。


“成,你们就联合起来挤兑我罢!”吴邪看着那几盘菜,心下有了些考虑。


“哈哈哈。”胖子挠了挠粗短的头发,“其实说要讲铺子的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要交代的。”


“不过是翻晒药材和碾磨之类的小事,想我们天真也和你说过了,最难的也不过就是药品的归类和称量,这种东西学一学你大抵还是做得来的。”


“嗯。”


胖子满意地点点头,“不枉天真这么疼你。”


“不过啊,小哥,你还是什么也记不起来吗?”


“……嗯。”


“你这种情况还真是少见……来我们这里的人都不会像你这样。”胖子嘀咕道,“不说这些了,吃菜吃菜!吃完了我这一桌子,说不定就想起些什么了。”


“好。”张起灵应了一声。


吴邪看着张起灵一脸无可奈何,思量片刻夹了一片藕送入口中,被掩埋的过往与羁绊便重新幻成一幕幕画面,然后碾压破碎,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咀嚼和吞咽滑进肚子里。


“挺苦的。”他道,那些回忆太远了,怕是做梦都无法重新将那一段年岁这么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倒不如在现实里做做梦。


吴邪静默地吃着,无声无息。


胖子并没有在意吴邪,反而转头细细地观察张起灵的表情,“小哥?”


“怎么样?”


张起灵摇摇头,低头看这桌子上摇摇升起的热气,在饭菜的味道里嗅出家乡的味道,印出吴邪模模糊糊的影子来。



““小哥!你快些吃罢!吃了我们就能出门去了!”


“小哥,天凉了。”


“小哥!啊……别……”


……


“张起灵,再见。””



张起灵猛地抬头,却撞见吴邪眼里一片来不及收回的混沌的绝望,慢慢悠悠地从他眼眶中漫延开来,流进张起灵的心里。


“张起灵……”


tbc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