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十二生肖】【瓶邪】冬眠

之前答应的车!

谢谢大家还愿意喊我玩!!!!!已经第十二年啦超级高兴XDDD

这篇因为之前发过,为了没看过的小伙伴方便,贴一下前文

看过的直接走链接XD

==========================

冬眠

去年冬天,我和闷油瓶找了一个地方过冬。

 

作为蛇类,即使是修成了半仙,还是对冬季的寒风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何况找了一个“大兄弟”一起过冬,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亏待闷油瓶。

 

在蛇类过冬的例子中,除了大型蛇外,一般的小型蛇都会选择互相缠绕着挤成一坨。我也没少嘲笑他们像麻花一样拧在一起。

 

但很明显这种事情不会在我和闷油瓶身上发生。

 

因为我们两个是大型蛇,原型都为蟒类,在我活过的很漫长的过去里,睡之前和醒来后,我都还是一条蛇,虽然睡姿有点扭曲,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不会像别的蛇一样拧成一坨。闷油瓶自然是不用说,他静下来后就是一条死蛇,放在那里几百年都不会动一次。更别说是指望他会和其他蛇有什么亲近的举动了。

 

我自认为在我的蛇生里,能勾搭上闷油瓶是一件值得吹嘘上几千年的事情。

 

难得能邀请闷油瓶一起睡觉,并没有受到拒绝,自然是两不打扰最好。

 

但在一个好觉起床后,我确定我和闷油瓶是做不成朋友了。

 

四周还一片阴暗,之前布置的照明工具都熄灭了。洞穴里我两都化了半蛇身,我抱着他的腰,他搂着我的肩。我们的两条蛇尾的的确确明明白白真真实实地缠在了一起。一点都不夸张地说,就像我嘲笑过无数次的麻花。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一点也动弹不得。

 

春天对于每种动物都有着不可抗拒又强力的影响,作为蛇类,即使是修成了半仙,也会有来自春天的蠢蠢欲动。更何况身边就躺着另一条美人蛇,和我拧成这种交尾般羞耻的体位。稍动一下就感觉摩擦的部位有点压不住了。

 

闷油瓶倒是敬职敬责地装死,我一边狂念清心咒一边慢慢把我的尾巴抽出来。

 

使了一会儿劲儿,我才发现闷油瓶缠我缠得死紧,几乎把我锁在他怀里了,我心说不好,难道说他睡迷糊了把我当成猎物了?在睡梦中杀人,闷油瓶以为他是曹操吗?

 

我扭了一会儿,心情越发复杂,清心咒也没啥作用了,因为我越扭闷油瓶缠我越紧。我两的泄殖腔已经毫无缝隙地贴一块了。在这种生死关头,我实在无力吐槽蛇性本淫这样的说法,但我硬了的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

 

我在心中哀嚎一声,干脆扭过头去。四周已经渐渐亮起来了,我看一眼闷油瓶,几乎没吓抽过去。

 

他眼睛半睁,原来化人时的黑色瞳孔转变成银色,在黑色的虹膜上立成危险的竖瞳。我腰眼一软,连同尾巴一起没了力气,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闷油瓶盯了我一会了,整个人凌厉的气场就收起来了,剩下眼下的这个尴尬的场面。他似乎没打算追究我的责任,反而好脾气地把我抱得更紧,示意我再睡一觉。

 

我虽然很想接受他的建议,但不争气的某地还竖着,他一动,我就忍不住叫了一声。

 

他浑身一僵,这一回,我真真切切地感觉闷油瓶和我做不成朋友了。

 

来吧上车


=========================

不能上车请告诉我!

顺便我把军火的肉也发一份

大家过年快乐www

评论(36)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