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崽儿

岁月催人老,老腰不禁搞。

【瓶邪】死无葬身之地04(架空古代 he)

>>04


张起灵盯着吴邪看了很久,久到那胖子都被这凝重的气氛给冻得有些尴尬了。他打了个哈哈,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却听见张起灵开口道:


“我不走。”


张起灵的嗓子有点低,但不妨碍在场的所有人将这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垂下眼帘来,补充道:“你在这里,我不走。”


吴邪吃了一惊,连手都有点儿抖,他那些乱糟糟的念头在嘴边转了几圈,终于被他吞回肚子里去,只是眼睛里还带着惊喜,好像生怕张起灵后悔似的,赶忙道:


“那你便先安心养着伤罢,等到你好一点了,我带你上街转转。”


“嗯。”


“哎呦……”胖老板扑搂扑搂袍子,也赶不上说什么话了,只一脸的纠结表情,挎了药箱匆匆往外走,“这画面真是绝了。”


吴邪被他侃了个大红脸,手上便忍不住使了坏——他将那胖老板的腰带抽了去。远远便传来了几声女人惊叫,还有那粗狂的嗓音赔不是的声响。


“叫他调侃我俩!”吴邪因为恶作剧得逞笑眯眯地转过头来,恰好又一次对上张起灵的眼睛,“你——”


他这一次能放宽心好好地观察张起灵的眼睛,在他记忆里,也有一双与这很是相似的眸子,但因为一些原因,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张起灵静默地由他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这双眸子此时的颜色淡了不少,在晨旭的光华里,竟带出点深沉的琥珀色。


“你还是快点换上衣服为好。”吴邪憋了半天,挤出这么一句话。


“我要穿你的。”张起灵伸手把那件素色的棉袍递给吴邪,动作很是利索。


“这……”吴邪看着张起灵坚决的动作,又看看多年没穿上的素色袍子,心说再纠结也不能让张起灵这么挨冻,心下这么想,一咬牙,只当是豁出去了,“好吧,好吧,都依你。”


他抓了这素色的锦袍,三步并作两步越进屋子的角落。原来也没设想到会有人在他屋子里看他换衣服,也没什么遮挡的物什,只好找了个角落权当心里安慰。


桌上水罐里的水突然腾地沸起来,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水汽,恰好挡了吴邪这一番动作。待吴邪换好了衣裳,便又重新平静下来。


吴邪转过头来,手上还抓着被他换下来揉成一团的黑色玩意儿,也不管准头了,就随手一抛。


换了这样素雅的袍子,吴邪整个人的气质也改变不少,原来干练简洁的样子褪去,突出的棱角似乎都被磨平了,变成了水一样温和的样子。


张起灵看他这样,有点晃神,零零碎碎的色块闪过眼前,却什么也抓不住。他呆滞了一瞬间,就被这一团衣物砸了个准儿。


“哝,穿上。”


吴邪拿起那顶颇是破旧的帽子,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精致袍子,神色变得复杂起来,最后还是没能辜负自己的审美观,静静地放下了帽子,片刻,却发觉张起灵还愣在原处。


他满是无奈地看着张起灵至始至终光着的身子,心说这人比小孩还要麻烦,便调侃道:“小哥……不……大爷,您能动动吗?”


“嗯。”张起灵动了动嘴,低下头看自己的肩膀。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动作不是很灵敏,还能看到一些血渗出来。


“诶!等等!”吴邪跟着张起灵的视线转到他肩膀,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懊恼地嚷嚷,“小哥你先别动!”


“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他低声道,赶忙走近了张起灵接过他手上的衣物。


“你手别动,我来。”吴邪尽力把张起灵伺候周全了,动一下身体,扯一下袖子都要询问一下张起灵的意见。此刻他眉目里满是认真,眉微微蹙着,竟说不出的好看。


他忙活一阵,不知是因为这个还是因为袍子的原因,身上也暖和起来。


“有劳了。”张起灵淡淡地道了一声谢,心里慢慢安定下来。


“这可不像你了……”吴邪道,“感谢的话太多了。”


“你认识我。”


“不。”吴邪摇摇头,“我只是觉得。”


张起灵若有所思地看着吴邪,却不戳破。


“小哥,我们镇子挺好的。”吴邪起身来道,“虽然没有都城那么富丽堂皇的,但胜在踏实。”


“胖子你见过了,余下的人虽然性格各异,却都没有坏心眼儿,你会喜欢上这里的。我说好要带着你逛逛这儿,就一定不会失约。”吴邪笑了笑,“我不知道你会在这里待多久,可能你想起来就会想要离开了吧,等到了那时候,你可别再把我忘了。”


“我们这儿地方偏了些,你要走,一定要和我打一声招呼。”吴邪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有些地方,你还是不去为妙。”


“好。”张起灵全部都答应下来,面上看过去要多乖有多乖。


吴邪摇摇头,也不打算将他这许诺当真,只是单纯提醒张起灵一句。房屋里有一个结界,不单单是为了提防外面的什么“东西”进来,更是为了看住张起灵,只要他出了门去,吴邪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


布下这个阵花了他不少时间,况且几乎一整夜都为了张起灵的事情忙活。这会儿暖了身子,困意自然就涌上来了。


他算了算日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做了一个打算。


“起——”吴邪轻飘飘地一挥手,桌上的杯和壶等杂物就晃晃悠悠地飘了起来。他扣了扣桌子的下板面两下,实木的桌子便弹开了去,吴邪把上层的木板靠墙立好,安顿好那些小物什,对张起灵道,“小哥,劳烦你把床头那本书递给我好吗?”


张起灵去寻,果然看见矮矮的柜上露了半角纸质,便用另一只手从那儿摸出一本灰儿封皮的书来。


再一看,吴邪已经卧倒在由桌敦子和椅子搭成的临时睡榻上,一手撑了头打了个哈欠。


“给我。”他闭着眼睛摇了摇手,却始终没感觉对面有什么举动,一偏头看见张起灵盯着他身下的奇怪组合看,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这儿地小你也看的清楚,我总不能勉强伤员和我一起吧。这榻子挺舒服的,托了你的福我还能再睡一回。”


“你上来。”张起灵向旁边让了让,动作不言而喻。


“没事儿。”吴邪一把把张起灵手上的书夺过来,“我还不睡。”


他低头看那本书儿的封面,因为屋子的问题,只要太阳微微升高起来,便被檐上挡了光线,屋子里暗了不少。


他背对着张起灵转过去,复又故作其技引了冷火起来,做出要看那书的样子。


风呼呼悠悠地吹进来,张起灵看那团细小的火焰颤颤巍巍地抖动两下,似乎是身体的原因,他盯着那摇曳的一抹浅蓝色,眼神便随之涣散了些许,直至闭上眼去。


tbc


回来填坑,我都忘记我这篇要写啥了= =

虽然也没人记得

评论(6)

热度(27)